必赢体育app官网-必赢体育官网登录

60岁才认字

(一)、
  1982年海滨的一个城市,一所医学院校女生宿舍里林伊娜还再整理着自己的学习笔记,同居住在右侧的王静怡说:“整理好了,我也抄抄。”
  李雪菲在床上不屑一顾的撇着嘴,她和林伊娜是近邻,就居住在她的对面。李雪菲的一边是刘美玉她们住在左侧。
  这是一室四人居住的房间,她四人分别是来自不同的城市。现已读了大二,五月的时节,最热闹的还属女生宿舍。
  “伊娜,歇一会,我们说说话,你的理想是什么?”
  “美玉,我的理想就是做一名好医生。”
  “哟,好大的口气?是五年毕业、毕业。”
  “李雪菲,我怎么着你了,你竟和我过不去?”
  “过不去又怎样?和你只是开个小小玩笑!算了算了,算我多嘴。”
  王静怡说:“都是姐妹,几句玩笑话,今夜该轮到谁讲个故事了?”
  “哈哈,是不是故事虫扰的你这样急该谁了?大家说应该是该谁讲故事了啊?”
  “美玉,就你多事我只不过是让她俩人消消气散散火,好我讲就我讲。”
  噗呲,噗呲是合好的俩人笑声,宿舍安静了,只有一人声音响起。
  “那好,你们别害怕我就讲一个鬼故事,呵呵,我告诉你们,你你、还有你到夜间起夜时不要拉上我现在你们还想听吗?”
  “听。”
  “想听那好,我有个条件,你们三人包洗我三天的脏衣服,每人一天?你们还想听吗?”
  “听,静怡你快讲,这是你开的头,等你听我讲故事时你也得给我洗一天的衣服。”是刘美玉的不服说辞。
  “没问题美玉,我给你洗,也是一天的脏衣服行了吧。”
  最后是小的几乎听不真切的林依娜她的答复:“听,我同意给你洗衣服。”
  “好,王静怡,她们答应你我李雪菲也答应你衣服我们洗。”
  “我们都同意,你就别耽误大家的时间了静怡你快点讲。”
  “好,我讲,我讲,非吓死你们不可。哈哈哈,哦,我看我还是别讲了,我起夜怎么办?我也害怕?不讲了,不讲了,我要睡觉睡觉。”
  “静怡,你卖什么关子,快讲,不然,呵呵,看看我的双手它可不是好惹的,你就不怕我们三人合起伙来修理你?你讲不讲。”是林依娜的恐吓。
  “对对,如果静怡她不讲我们就让她大笑不止,哼,一刻也不能让她的笑声停下。”
  “雪菲你不要吓她,快听她讲。”是刘美玉的解劝。
  “啊!伊娜你们俩人和好了?好我讲我讲。这故事的名儿叫,《灵狐三束草》”
  “不听不听,讲新的。”是林依娜的督促。
  “好,我讲,哼,非讲一个鬼故事吓吓你们,让你们合起伙来欺负我。
  让我想想想啊,有了,就讲一个,《借尸还魂》现在你们听好,我开始讲非吓死你们不可。”
  “你啰嗦个啥,还不快讲?”李雪菲催促着说。
60岁才认字。  “好,你们听:
  从前有一户庄家人家中在办着丧事,是这家六十多岁的老娘死了,尸体就停放在她家的院子里,清晨,她的儿子毛根正在她的停尸前为她烧纸送行,那一边是做棺材的人们。锛凿斧刨在不断的发出声响,木板在一块一块刨出,棺材在慢慢的做。
  未时刚过,一个声音在呼唤惊醒了正在那里烧纸的儿子,在停尸的下面有一只黑色的大狸猫儿跑过,它只跑了不很远就倒地再也没有起来。
  儿呀,儿呀,
  你你……这是干什么?
  啊!娘娘你老真的活了过来?
  我,怎么睡在这?
  娘,俺、娘俺以为您老死了。
  说着说着儿子毛根跪在娘的身旁大哭不止,众人围观都称之此事为奇。儿子从新把母亲抱回了房里,媳妇忙活着给婆婆再熬小米粥。
  “静怡她不会冻死?你算算她在那里停放多久了?”
  “伊娜,我就是这样听来,故事故事它就是一个传说?不听我还不讲了,睡觉。”
  “静怡,你别和她生气,快讲我们还听,我们是分析着听。”
  “好,我讲:
  毛根的娘醒来后,毛根嘱咐自己的媳妇给娘熬一碗小米粥暖暖身子,米粥熬好了毛根端到娘的跟前说:
  娘,您老已经有五个多时辰没有进食汤水,来喝碗小米粥暖和暖和身子。
  媳妇,儿子,我不饿,给我一点水喝我好累,就想躺下睡觉。
  老妇人接过媳妇递过的水喝了几口,喝完水就躺倒了自己的身体把眼睛闭上,她的儿子凑前低着声音再问:娘娘,你老看看那副寿材它还打它不打?
  儿呀,不怕,寿材它好。还是打完了它放在仓房里。
  天慢慢的黑了下来,经过这一天大悲又劳累的儿子儿媳还有她的三个孙孙他们早已就进入了梦乡。一个身影在屋中走动,她首先来到儿子的头前合上双手就拜了一拜,又到儿媳睡得地方拜过,再走向她的孙孙们一一拜过,最后她向着房门走去。
  临近了房门前她的手儿一指,门开了,她又向着院门走去,所到之处畅通无阻,她来到街上细细嗅了起来,最后朝着东方的方向走去,不多时她的怀里抱着一个婴儿回到了自己家。
  她进得院门用手一指院门关好,她径直向着自己的房屋走去,走到了锅台前她把锅盖掀开把孩子从怀中取出放进锅里添上水,回手把柴火抱来又拿出少许填进灶膛,噗噗就几口气火儿在燃烧,很快就把孩子煮熟,她就吃了起来是连着骨头嚼碎吞下。
  吃完后她整理好一切,又回到了炕上平稳躺好,她向着那个方向一口气吹出解除了定住儿子儿媳以及全家的魔法,最后她自己却大睡起来。
  到了早上吃饭的时候,儿媳给婆母摆好饭菜,婆婆说,我不饿,喝点水就行你们吃吃。
  媳妇没有理会全当是婆母身体不适,也没多说多想,到了晚上她看见丈夫从外面回来媳妇对丈夫说:当家的,你听说没听说?
  是什么?
  是东院家在昨夜他们家丢了个孩子?
  怎么会,穷乡僻壤谁会偷个小孩子来养?
  他爹,听说还是个婴儿。
  是一个不到二月大的婴儿,还是个男孩,可惜了。
  他们没找?都找遍了。
  是夜,当人们都进入梦乡时,她又起来定住了儿孙媳妇们,她向着门外走去,不多时她的怀里抱着一个婴儿回来。不久那个婴儿就被她煮熟是连着骨头被她吃掉。
  村里丢孩子的人家更多了,他们、她们惊恐不已,一个个婴儿离奇失踪,这个村子已经丢了五六个婴儿了,家家都提心吊胆用心看护好自己家的孩子。
  夜渐渐深了沉了,一个人影在游动,她来到西面的邻里家,直奔那个媳妇走去,走到那个搂抱孩子睡的正香的母亲面前轻吹了一口气,又伸手从她的怀中把婴儿抱走,向着她家的方向走来,她哪知,她的身后正有一人紧紧跟随。
  却原来,这是一个爱看小牌的赌鬼叫王平,他在回家的路上想方便突然看见一个黑影在他的不远处一晃,当他仔细观看时,他发现这个人走的非常之快,而且却是跳跃着行走,他先是一惊:啊!鬼?今夜我遇见了鬼?
  不不,不像?有人影在月亮地下晃动,鬼是没有影子。
  于是他就尾随其后,心里在想她是谁?这大黑夜晚她出来做什么?她的走路更不像一个老人在行走?她的走路却是一跃一跳着走,我急追快赶也追不上她。好歹她停下了脚步站到一家门前,院门她用手轻轻一指就开了,吓得王平用手紧捂着嘴在他没有弄明白时,她走出院门向着一个方向走去。
  她身后的王平他看清是:啊!是毛根他娘?是他娘?
  于是他翻墙跳进了毛根家的院子小心翼翼向着屋里走来:啊!他看见毛根的娘从怀里掏出婴儿再把婴儿放进了锅里,舀水添上回头去找生火的柴火,她却不见有生火的柴火在哪里堆放,于是她走出厨房去抱柴火去了。
  就在毛根他娘抱柴火的时刻他快速把孩子捞出,揣进自己怀里疯也似逃离出毛根家向着丢婴儿家走去,他拍响了这家房门。
  “这下可好了,那个孩子得救了。”
  “你打什么岔,快快让静怡讲,你总是在这里搅和,听她的还是你的,要不你讲,我们都听你的。”
  “李雪菲,我讲就我讲。”静怡看了一眼挨训斥的刘美玉含笑又讲了起来。
  “好了好了,别吵了,听我讲:
  她抱回柴火生着火,煮了多时她掀开锅盖一看,她傻了眼:孩子哪?
  明明我是放进了锅里,是谁先把他活着偷吃了?不行我的找找。”
  她翻遍了整个厨房,就是没有看见自己要找的婴儿。自己再想弄一个婴儿回来吃是没有时间,她从新回到了炕上解除了她困住他们的魔法她自己在沉思中睡去。
  天慢慢亮了起来,呯呯呯,呯呯呯,是砸大门声音:毛根你给我出来,出来,滚出来。
  毛根不知何事,他惊恐着打开了自家大门:“啊!”
  他的眼前是愤怒着的人们,站的是,黑压压一大片,他惊恐的说:你你们你们这是?
  你装什么糊涂?快把你娘交出来,快。
  少跟他啰嗦,费什么话快把她娘绑上,免得她跑了。快。
  为什么交出俺娘?绑了她?俺娘她犯什么法?
  装糊涂是吧?你娘做的好事,她不是人,她早死了,她是妖怪,是吃婴儿的妖怪你躲开躲开,给我绑。
  激怒的人们蜂拥而进早把毛根的娘抓住,一道一道绳索把她绑紧捆牢。
  毛根,儿呀,不知他们为什么要捆绑我?你去给娘问问去?
  住口,你这老妖怪,那些婴儿那?你吃了多少婴儿?
  她,她真是俺娘,你们为什么要说她是妖怪?婴儿?
  好,你说她是你娘,我们听说她早就不吃饭,只喝水?来人,再多上来几个小伙子把她的嘴巴撬开让大家看看,她到底是不是人?来撬开她的嘴让大家看看。
  几个后生上前,扒开了毛根娘亲的嘴,惊得众人,连连后退着各个惊奇不已,这这这,
  毛根娘她的牙缝镶满了肉丝,有的牙缝还残留着骨头碎渣,有好事、胆大的后生把它拔出却是没有嚼碎的小孩指甲盖还有残留下的婴儿手指。
  毛根无颜,怎给娘亲辩护?他双手抱向了自己的脑袋:娘,你、你为什要害人?
  儿呀,你要救娘,儿呀,你要救娘。
  来人,快快,把她拖出去,拖到外面,好就绑在前面的那棵大榆树上,用柴火把她烧死。
  一声惊叫打断了王静怡讲故事的声音。
  “又是你在这里瞎叫,一惊一咋,把我的心儿都吓得是扑通扑通乱跳。”是李雪菲的责怪。
  “是呀,刘美玉,你刚才的哪一咋呼,再这么一大叫喊,本来是全神贯注在听着她讲,我也害怕起来了。”是林依娜的抱怨声。
  生气的王静怡她不讲了,自己竟用被子蒙上了头在那里睡觉。
  “怎么不讲了静怡,我们还听那?”是林依娜的催促。
  “你们看看,你们看是几点了?你们白白糟蹋我的心血,一个好端端的故事被你们听成这样?哼!不讲了,我困了,衣服不用你们洗了,我要睡觉,睡觉。”
  “刘美玉哀求着说,都是我不好,你还没有讲完,我们怎么能安心睡好?你快讲,我会注意着自己,我起誓,就是害怕我也不再叫唤,行不,静怡,你还是快一些讲吧?我想听下去。”
  “那好,如果你们再不好好听,我真不讲了。”
  王静怡又接着讲起:
  儿呀,儿呀,你你不救娘?救救我,我是你亲娘?
  你们不能烧死她,她,她是俺娘,我怎好眼睁睁看着你们把她烧死,你们要烧就烧死我吧,俺替俺娘去死。
  休要听他啰嗦。
  快过来点火,快快用火烧死她,快,点火,烧。
  呼、呼、呼,火苗高高,毛根娘的身下堆满了愤怒人们抱来的柴火,火很快就燃烧起来烈焰滚滚,一声怪叫,又一声,再一声,声声传来是猫的嘶嚎,毛根的娘转瞬间变化成了一只黑色的大狸猫在烈焰中挣扎翻腾,翻腾挣扎。”
  静静的女生住宿,半晌,也不见王静怡有下文,焦急等候的刘美玉问了起来。
  “静怡,怎么不讲了?”
  “你烦不美玉,自己找答案。你让静怡再讲些什么给你听?”
  “我又没问你,你急什么。”刘美玉她狠狠的瞪着李雪菲,自己倒床慢慢睡去。
  
  (二)、
  接连这三天,她三人答应给王静怡洗衣服算是报答她的讲故事时的劳累,三天过去,王静怡懒散了几天。她好自豪,自豪自己赢得的荣誉,王静怡她哪里知道,更大的作弄在等待着她,险些要了她王静怡的性命。
  “唉,伊娜,这几天你给王静怡洗了几件衣服?哼,这个死人,就剩下内衣没有用我们给她洗。哼,真气死我了。”
  “算了吧,雪菲,就看她讲故事,哄我们多开心,洗几件衣服算什么?当初你也是同意的。”
  “美玉,你看她林依娜,她好坏不分,不理你了。”
  “可也是,我自己的衣服我都不愿意去洗。算了算了,这事是我们自己愿意,就不去计较了。”是李美玉的自我解释。
  “哼,不行,唉,美玉、伊娜,你们愿不愿同我一起作弄作弄王静怡啊?”
  “李雪菲,你好坏?说,我们怎样作弄她,我们好久没有疯闹了,你说,我们是,怎样一个作弄王静怡,你快说给我们听?我的心好急切。”
  “看你,刘美玉,你不劝说她,还在那里纵容她,你们就是小人,不就洗几件衣服吗?用的着这样吗?愿赌服输,哼!”
  “我说,林依娜,你就别装了,谁洗袜子的时候捏着鼻子啊?不同意,你不参加也就是了,不少你。”

一、
  北风还在呼啸,天空仍飘着雪花,只是它的雪身渐渐小去。年三十的早上,张百万推开了自家房门,向着屋外看去,满目是洁白一片。
  北风肆意着猛刮,星星点点的雪花还再飘洒飞舞着,偶尔传出几声鞭炮的炸响。想必是,哪家有钱的公子少爷心理及至,盼着这年早些迎来。里屋,传出了张刘氏,娘的呼唤;“儿呀”
  张百万慌忙掩上房门,穿过厨房走进里屋,看着睡在炕头上正在起床的老娘说;“娘,您老叫我?”
  “百万,今儿,是几了?”
  “娘,年,三十。”
  “儿呀,今夜就是除夕了?”
  “是,娘。”
  “儿呀,怎么没有听见你两口子起床忙活?也没听见你媳妇儿琼花她在剁菜,咱们好包饺子过年?吃年夜饭?”
  “娘、娘,知道了,娘,您老起这早?要不您老再躺躺,等儿媳妇琼花把炕火生着,暖和了屋子您老再起来?”
  张百万说完话,巡视着自家的家境,挨着娘睡下的是大儿子,十五岁张天亮,紧挨着小亮睡觉的是二儿子张天明,小明他十二岁,最小的儿子拴柱是九岁,这一大家子,只靠他一人维系着生活,贤惠的妻子琼花有时帮忖着,靠浆洗缝补挣些零用钱来花。
  妻子孙琼花,她早已走进厨房,在生火做饭。张百万,慢慢走到厨房,来到了媳妇的跟前说,“看看,还……还有什么可以典当的东西,你收拾些我好拿去典当,我们好过年,给娘和孩子们包顿饺子吃。”
  “能典当的都给你拿去了,咳,这三张小嘴各顶个的能吃。”
  “小小子们,能吃好,他们正是长个的时候不让他们吃饱能行吗?你再仔细看看,找找啊?有什么可以典当出钱的我拿去,今儿是三十,是除夕,大人可以不过年,娘,孩子他们可不行,这年,我们还是要过。”
  “知道了,我再去看看,找找。”
  不多时妻子孙琼花把包好的一包东西放在了丈夫张百万的跟前说,“值钱的只有这些”
  张百万拿起了琼花包好的包裹向着门外走去,雪花在他身边飞舞,鞭炮的声音响起的更多了。
  半晌,瞎眼的76岁的婆母说话了,“琼花,怎么不见百万,年三十,百万他还出去打工?”
  “不,娘,是是、出去买年货,咱们好过年。”
  “哦,是这样?年货你们置办齐全了吗?”
  “这这,娘,娘您老,看,我给您老包白菜馅的饺子怎样,娘,您老看,白菜寓意是摆财,我们多多的摆财,来年我们的光景会更好,娘。”
  “不,媳妇琼花,最好是包韭菜鸡蛋馅的饺子,我们的日子是十全十美的过,它什么也不缺,免得他们小哥儿三吃不饱,三小子栓柱他老是饿的啼哭?”
  “琼花,今儿咱、换饭不?还吃棒子面粥?那饺子我不惦念,可今儿是三十,孩子们的盼头也望着好吃的饺子那?吃顿好饭?”
  “是娘,一会百万就回来,我跟他说,咱一定包饺子,过三十。”
  一个刘记当铺里,张百万把妻子包好的包裹递上,少许,那个包裹就被刘掌柜的扔了出来,掌柜的大着声音说道,“拿走,拿走,晦气!什么啊?什么?你也敢拿来典当?你当我们这是收破烂的地界的?拿走,走。快拿起你的这包破烂走。”
  “刘掌柜,您老行行好,这,俺知道,这些不值什么钱。咳,我真说不出口,俺娘她老八十岁了,盼着这个年,想吃顿饺子,您老就行行好?再看看?那件夹袄是俺媳妇刚从身上扒下来,我、真是没有办法,您老就给当点吧?多少钱都行,我求您老了,可怜可怜俺那八十岁的老娘?”
  “走走,臭要饭花子,走,这里不是积善堂。走。晦气。真是,晦气,大三十的,走。”
  “掌柜的,就算您老积德,俺娘她是八十岁,还瞎了眼,我真要是有一点办法也不让……您老为难。看您就行行好给多少都行,够老娘她自己吃顿饺子也行,您老就给典当了吧,过了年我能挣钱我加倍归还您老,我保证,绝不失言啊?”
  “得得,行了,寒酸样,过年还,年你都过不去。哼,你拿什么还?走,走,别影响我做生意。”
  张百万欲哭无泪,他,抱起被刘掌柜扔出柜台的包裹走出典当铺,他一步一回头,一步一酸心,突然,他停下了脚儿,回头观看了那个刘记典当铺,他,转过头,仰天长叹,他大着声音说道;“哼!等我有了钱,专开这典当铺,我就接待穷人,他他哪怕是拿来个死孩子来当,我也给他典当。”
  二、
  辰时已过,街面上渐渐热闹起来,有得商户在粘贴着春联,有得商户仍在打扫着门外的积雪,迎接这喜气洋洋除夕,年三十。
  张百万,他感慨万千着往家走,愤怒仍填满他的胸膛,嘴里仍嘟囔着那来自胸中的愤慨,“刘掌柜,刘掌柜,厚德,厚德,哼,你有厚德吗?我那样恳求你,施舍一点,我是要还的,不就几天,你都不肯。哼!等我有钱,我绝不会像你一样,这样无情。娘,娘,我该怎么办,这饺子我怎么给你端前?”
  张百万他拐了几个巷口他来到了自己家的门前,腿儿是沉沉的,他真不想迈进自己的家门。76岁的瞎眼老母他要如何对待,他就扶住自己的院门停站在了那里。
  他一路走来各家各户,喜气盈盈,邻里的院落里不时传出来欢笑声,春联有的人家已经粘好,有的人家正在粘贴。他抬头寻看了自家的门旁别说各个门儿张贴,就是这大门口他也没钱买来一张红纸求别人代写一副对子。张百万悲哀着摇晃了一下头,再一下,一狠心,一跺脚,再一提气,他硬着头皮进了院门,径直走进了屋里。“呯”一声把哪个包裹丢在了媳妇身旁,娘和孩子们正在吃饭,张百万虎着脸对着正在给孩子们忙活舀粥的琼花说,“把你的夹袄穿上,当不得,别,再把你冻坏,这日子怎过,别说是过年了。”
  “那娘……娘的饺子?你怎么办?”
  “快快把衣服穿好,人家嫌烂不愿收。看你,年三十,你怎么不给娘做点好的吃?又喝糊糊粥。”
  “初六你才能出去打小工,我、我”
  “怎么?你害怕我们的粮食它会断顿?”
  妻子琼花含泪点着头,她哭着再抹自己眼泪,丈夫的声音又起,“琼花,都是我不好,三十了,你你不要这样,如果你心难受,一年你的心里都不会痛快。琼花不怕,看,我有的是力气,我就不信,我们会饿着”
  妻子琼花赶紧上前用手捂住了丈夫的嘴,她在摇头示意着他进了年三十再不要往下说去哪些不吉利的话语。可是疼爱她的丈夫张百万继续说起;“不要哭,我是张百万,我会让你吃上饺子,而且是,你自己想吃的饺子馅。琼花我答应你。”
  母亲摸索着坐在她身边的大孙子张天亮说,“听声音,是你爹他回来了?”
  “奶奶是,爹,他会来了。”
  “小亮,你帮奶奶看看,你爹的手里他拿回什么东西没有?”
  “没拿回什、啊,不,不,奶奶,俺爹的怀里抱着好多过年的东西,有面,有肉……奶奶。”
  “还有什么小亮?”
  “是是……奶奶,全都是过年吃的好东西,奶奶,还有,还有”
  “还有什么?有没有晚饭吃的鲤子鱼?”
  “啊、啊,啊……有。”
  爹爹不再跟儿子张天亮比划骗他的奶奶他自己的娘,一条鲤鱼竟难道了儿子,张百万,当他听见娘跟孙儿说要一条鲤鱼吃的时候,他,张百万惊得坐倒在了炕沿上,这这这条鲤鱼他是如何变到娘的跟前。
  “儿呀,什么时候,你们还没有剁馅包饺子?”
  “娘,这就剁去,您老就等着吃饺子吧。”
  “什么馅?”
  “娘要什么馅咱就包什么馅”
  “好儿子,来,挨着娘坐,外面刚回来,身子冷吧,来,喝碗热乎乎的玉米面粥。饿了吧?来,先喝娘的,琼花快给他端上一碗。”
  “娘,俺不饿,您老先吃。”
  “你哪去?”“娘,俺去……去给您老剁馅包饺子。”
  “儿呀,你坐下,先喝一碗,剁馅让你媳妇琼花她干去。啊?”
  “娘,再给俺舀上一碗。”是小儿子栓柱的声音。
  “还喝,爹娘他们还没有吃,你都喝三碗了。”“二哥,俺饿。”
  张百万示意琼花给孩子们端上粥,则,自己是用双手扶住娘的肩头,抚了抚娘的后背,流着泪向着厨房走去,他来到菜墩前抄起了菜刀,乒乒乓乓就剁了起来。一刀一刀下去,空空无有菜、肉的菜墩顿见,道道刀痕合着那滴滴眼泪在环环相环。
  一阵阵,鞭炮在屋外炸响。各家各户的剁菜声声声在交织。这个除夕真是热闹非凡。
  “呯呯啪啪……呯啪啪……啪啪啪。”
  “儿呀,谁家燃放的鞭炮?咱家放鞭炮吗?”
  “娘,放,您老爱听是多少响的?”
  “那自然是越多响越好,要不二百响?就行。”
  “娘,中,全听您老的。琼花你你一会把面和好,我们给娘包饺子,吃年夜饺子。”
  琼花她小着声音应付着,她走到厨房伸手推了一下丈夫,她没有说什么,琼花她在哭。
  “琼花,只要娘高兴,你不要生俺的气。”
  “没有什么物……你歇着,来,我来……剁……锅里还有点苞米面粥、你去喝。”
  “琼花,不要哭,咱们挺一挺年就会过去,你,不要这样,我说过,”
  一只冰凉的,粗糙的小手就遮挡在张百万的嘴上。那眼神是那样的信任和坚毅,眸中裹满了温柔和感激。
  “晚饭你给他们,还有娘吃什么?琼花?”
  “仅有一点高粱米,我没舍得做,娘、孩子们都盼这个年……我想给娘和孩子们做顿干饭解解馋,又舍不得。做粥喝,它,能吃二顿。”
  “做干饭吧”
  “百万,那饺子的事,你怎么办?娘她、要是让你端来?”
  “不碍事,子夜是几点?娘,能熬到那个时辰?七十大几的人了,子夜看我的,娘她不会生气。她上顿吃了什么你再问她,她都记不清,不怕,琼花,我向你保证,娘这顿饺子我敢说不出正月、我一定让娘,吃上饺子,而且,是,三鲜馅的。”
  三、
  “儿呀,你听?他们接财神放的鞭炮多响?咱家,你不出去接财神?”
  “娘,还没有到时辰,是子夜迎财神,来我们吃年饭,看,你的儿媳琼花给你做了什么饭?”
  “饺子,三鲜馅的?”
  “不,不是的娘,那个饺子不是现在吃的,是接财神时,是子夜才吃。”
  “啊,是这样,那我不吃晚饭了,我等着,到了子夜接财神时我再吃饺子。”
  “娘,那可不行,您老不吃饭是等不到那个时辰,娘你闻闻,香不,是高粱米干饭,烂烂糊糊,可香了。”
  “不是,苞米面粥,那好,我吃,我吃饭。”
  “儿子,你还没有放小鞭,我想听那二百响。”
  “奶奶,你能听到吗?”
  “去去三,就你嘴快,一边去。”是大哥在说他又轻轻怕打了他一下。
  “娘,是大哥他打我。爹真有鞭炮,拿来,我去放。”
  “坐下,和奶奶在屋里听。”是琼花娘的训斥。三儿子,栓柱安静了多了。
  张百万还没有走,就站在娘张刘氏的身边,看着娘,“儿呀,怎么你还没有出去,给娘放鞭炮听?”
  “这就去,娘,俺这就走。”
  张百万走进了厨房伸手拿起了洗脸的铜盆,这个洗脸的铜盆是媳妇娘家陪送来的,张百万拿起了擀面杖就敲打起来。
  “呯呯呯,啪啪啪,呯呯呯。”
  他快敲,他慢打,“呯呯呯,啪啪啪,呯呯呯啪。”张百万他一通乱敲。久久,久久他没有停下,他的眼泪也没有断过。
  娘,张刘氏是异常的精神,往常的时候她早已睡稳,今儿,除夕,年三十,她她,就是一丁点睡意也没有,她,正兴奋,给她的三个孙孙在讲故事。她,张刘氏,不时发出几声询问,询问着儿子张百万。
  “儿呀,什么时辰?该煮饺子了吧?孙孙们他们都饿了。”
  “娘,这就煮。”
  “儿呀,你听,你听外面,鞭炮声多隆,是接财神的时辰了,煮饺子吧?”
  “看你,骗骗,怎么办?!娘,她今夜晚她就是不困。这饺子我看,看你怎样给她端前?百万,你说该怎样办?”是妻子孙琼花的怨言。
  “还有高粱米没有?”
  “没有,都做了干饭,只剩下我拨给你,你又不舍得吃的多半碗。干什么?”
  “拿来,倒进锅里你在添上六七碗水,煮了粥给娘和他们哥几个喝。”
  “哦”琼花顺从着煮着粥。
  “多煮一会,把米身煮开花。”“干什么?”
  “让你做,你就做,哪里有那么多废话要问。”是丈夫在说妻子琼花。
  “儿子,百万,你是不在骗我,我怎么没觉查到,你们两口子在给我包饺子?”
  “娘,是您老给他们哥几个再讲故事时,我们俩人在厨房包的。”
  “那好,快给我煮上,我要吃。”
  “好,娘,等水烧开了我们给您老煮上。”
  “水开锅了没有?”
  “娘,快了,快了。”
  “现在看你怎么办,娘在催。”是琼花的耽心的发问。
  “我看你拿什么给娘端上”妻子琼花她还再说,说自己的丈夫张百万,他不该骗娘说瞎话。
  “你掀开锅我看看,粥煮好了没有,够不够那小哥三几人分。”是张百万的吩咐。
  当,妻子琼花,把锅盖掀开,迎在他们夫妇俩人面前的却是半锅白花花的,正在上下翻滚的各个白白亮亮的饺子,那饺子它们还再自行着在开水里滚动翻腾着。

听说她要学写作,二女儿学着赵本山的腔调调侃道:“赶紧写吧,东边的茅喽儿没纸了!”

从此,身边的孩子和街上的行人都成了她的老师,牌匾、广告、说明书、电视字幕都是她认字的教材,经常看着戏曲频道认字。

“不要说废话,能用两个字说明白的事,绝不说三个字;能用两个字写明白的事,绝不写三个字。”

“人家都知道的事,你废话少说,要讲就讲人家不知道的事。”

大家尊称她为“传奇奶奶”。

那种不服输的精神,一辈子都在。

(END)

姜淑梅,出生于1935年,今年80岁。她60岁才开始认字,75岁开始写作,76岁出版作品《乱时候,穷时候》,77岁加入黑龙江省作家协会,到78岁时已经出版了3本书。

图片 1

这些人一点都不年轻了。

摩西奶奶的话,仿佛又在耳边响起:任何人都可以作画,任何年龄的人都可以作画。人生永远没有太晚的开始。

只要有颗永不言败的心,无关年龄,每个人都可以创造出属于自己的神话!


全书分为《乱时候》、《穷时候》、《家里人》三部分,讲述了近百年来作者亲身经历的民国时期、抗战时期、新中国成立后的“乱穷时代”。全书语言通俗凝练,带有浓烈的乡土气息,十分好读,篇篇精彩传神,篇篇惊心动魄!

这本书的名字叫《乱时候,穷时候》,是作者姜淑梅的处女作,写这本书的时候,她已经是76岁高龄的老奶奶了。

图片 2

59岁那年,丈夫遭遇车祸不幸去世,姜淑梅一时间不知该怎样活下去,前面几十年只为丈夫和六个儿女活了。

图片 3

姜淑梅说:“只要睁开眼睛,只有吃饭耽误我的事,上厕所耽误我的事,剩下我都用在写作上。”

图片 4

不到生命终结的那一天,请不要轻易说,这就是故事最后的结局。


大儿子也笑她:“娘,你要是发表了文章,胡锦涛都会接见你了。”

《乱时候,穷时候》得到中央电视台“读书”、凤凰卫视“名人面对面”等专题推荐,《新周刊》、《南方周末》、《读者》等专题报道,并入选新浪好书榜2013年度三十大好书、豆瓣读书2013年度最受关注图书。

姜淑梅还总结出写作心得:

老人以极为简朴的方式讲故事,通篇都是简练的大白话,不渲染不评判,只原原本本讲出来,甚至连第一人称用的都是“俺”。


从那时起,老人就像钉在了沙发上一样,一个沙发垫,一条枕巾,一只笔,一沓打印后的废纸,从天明写到天黑。

这个时候,老人写下自己的座右铭上:“不怕起步晚,就怕寿命短,千万不要懒。”这些字一笔一划虽然写得很认真,但老人却把“懒”字写错了,而纠错的事通常都是女儿帮她完成的。

姜淑梅打电话给大儿子:“俺发表文章了,你让胡锦涛来接见俺吧。”

于是,姜淑梅在大女儿的鼓励下,开始试着跟她学写作。

作者阅历丰富,历经战乱、饥荒年代,笔下的故事每个字都“钉”在纸上,每个字都“戳”到心里。出版后好评如潮,为老人赢得了众多的“姜丝”。

想起乔布斯在42岁时,重回苹果公司接任CEO,用了14年,把负债10亿美金的苹果公司,整成全球最伟大、市值最高的公司;

肯德基大叔60多岁,才创建了全球最大的快餐连锁商业帝国;

姜子牙快80岁了,还孤单地在渭水河边钓鱼,等待周文王的出现;

摩西奶奶76岁学画画,80岁办个人画展,轰动全世界。

有网友评价:我很讨厌老师整天让小学生抄写背诵的那些所谓的“好词好句”,姜淑梅的作品正好可以作范文,让四年级的儿子明白:好文章可以一个成语都没有!

还有网友评价:姜淑梅的作品“摆事实不讲道理”,平铺直叙,缓如流水,文字浅白,如话家常,却读得我泪水直在眼眶里打转。好文字,好故事。

姜淑梅说:“孩子们,你们学啥都赶趟,我这么大岁数啦,我还能出书,我说不怕起步晚,就怕寿命短,还想多活几年,多出几本书。你们年轻人,六十岁、七十岁起步学习都赶趟。我是从75岁那年,一边学写字,一边学写作,我已经出了3本书,我要一本接一本地出。”

她还说:“想做啥事,想做哪一样事,你就下定决心,就是一心一意地做去,别三心二意,它就能做成了。”

我们常说,我年龄太大,我都三四十岁了,做什么都晚了。我学历太低了,我条件太差了,我没时间,我身体不好……

如今,80岁高龄的她,喜欢穿色彩鲜艳的衣服,讨厌灰色和黑色的衣服,“因为那样看着不精神”,她还学电子琴和唱歌,和女儿一起听演唱会。

识字多了就看书,先看《一千零一夜》,《格林童话》,接着读文学作品,当她看了山东老乡莫言的三本半小说《天堂蒜薹之歌》、《檀香刑》、《蛙》,还有半本《红高粱》之后,说:这个我也能写。

点个赞或者关注我,给阿杰说一个小小的支持吧。

这些故事是今天的人们大抵没听过、没见过的,却令人心惊、心酸、心里发堵。


直到今天看了一本书,我才明白,这都叫借口。

文|阿杰说

“要不就认字吧,你不是一直想认字吗?我们都可以给你当老师。”大女儿建议她活出自己,喜欢什么就做什么。

姜淑梅则说:“他们要不这么说,我劲头可能还不大。他们这么一说,我的劲头倒大了。”

一家儿子在山西挣回很多钱,爹娘都高兴。爹说:“儿子都二十四了,俺找媒婆去,得给儿子说个好媳妇。”娘说:“儿子的事不用你管。”家里有个女儿没嫁人,十八岁,老婆子想把女儿嫁给儿子。从前的女孩不念书,多数女孩都听娘的。到了天黑,老婆子就叫女儿钻到她哥的被窝里,哥俩成了夫妻,小日子过得有滋味。老头看出来了,劝两个孩子:“你找你的媳妇,你找你的婆家,咱中国没这样的,你们这样太丢人了。”两个孩子不听爹的,就听娘的,爹就骂他们牲口,骂老婆子不是人。老头总骂,把他们骂烦了,赶上连阴天,他们把老头灌醉,整死了。

先是骑木驴游街。木驴是木头做的,驴蹄子上有四个轱辘,驴后背上有个三寸长的铁钉,尖儿朝上。这家的闺女坐到木驴上,铁钉子插到屁股眼里。她娘推着木驴,她哥拉着木驴缰绳,边走边吆喝:“俺不是人,拿自己的亲妹妹当媳妇,搂着亲妹妹睡觉。”他要是停下来不吆喝,当兵的就过来踢他。

闺女叫丈夫把切菜刀磨快,两个人提着灯拎着刀去看爹。爹脸朝上睡得正香,当闺女的一刀就把爹的脖子砍断一半儿,血滋得闺女身上脸上全是。当爹的睁开眼,两眼瞪得滴溜圆。她叫丈夫抬爹的头,她抬脚。丈夫抬了几步,尿了一裤子,把爹撂在地上。闺女好像一点儿都不害怕,她破口大骂:“你这个龟孙,你真熊!”

点天灯就是在犯人的两个肩上挖洞,放上粗灯捻子,倒上豆油点着,把人慢慢烧死。

前两年,俺考三个儿子:“人啥时候最有劲?” 一个说胖点儿的时候最有劲,一个说三十岁的时候最有劲,一个说吃饱的时候最有劲。 俺告诉他们:“人穷的时候最有劲。”

大儿子嘿嘿笑:“妈,你文章发表得不是时候,胡锦涛已经退休了。”

她写东西上瘾,一次,她的左胳膊摔骨折了,动手术的时候,一声没吭。三天之后,她就拿起笔来开写了,大女儿想让她休息,她说写东西不难受,闲着才难受。

图片 5

“俺这个岁数还行吗?要不俺就试试?”姜淑梅犹豫着。

写作,肯定不是她唯一能做的事,却能让她真真切切地感受到是为自己而做。在她的一生中,都不是为自己而活,除了现在。

��当初,《乱时候,穷时候》部分作品曾刊载于《读库》,引起读者和网友的热烈反响,被称为:“每个字都钉在纸上,每个字都戳到心里!”众多读者、网友感动落泪。

姜淑梅是个讲故事的高手,知道什么样的故事大家爱听。一上来就讲,不拐弯抹角,没有技巧,却胜在“无招胜有招”。

图片 6

图片 7

著名作家王小妮读过本书后,写下长篇序言推荐,称作者是中国“最后的讲故事的人”,认为这本书独一无二、不容错过!

豆瓣评分8.0。

《乱时候,穷时候》精彩分享:

本文由必赢体育app官网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60岁才认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