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赢体育app官网-必赢体育官网登录

夏朝帝王谱

图片 1 一.
  
  羌国,南鸣城,万香庄,夏家,子夜时分。
  夏钦守在父亲的床前,等待着他咽下最后一口气。
  “夏钦,你听好,这是我唯一没有教给你的一种香!你仔细听好了!”老夏躺在床上说。
  夏钦跪在床前看着老夏,把耳朵凑到老夏的嘴边听他说。老夏说完闭上眼睛,房间里一股奇异的香味飘荡着。
  “老夏,你放心走吧!”
  说完用金丝被将老夏盖了起来,眼睛里面流出来两行清澈的泪水。
  老夏的葬礼浩浩荡荡,羌国有头有脸的人基本上都来了。只要是在葬礼那几天来的人都是客,平常人家见都见不到的东西可以放开了吃。停灵的那几天,和尚道士没日没夜的念经超度,宴席一直持续着,每日门庭若市,白花花的银子像水一样流出去。
  “你说在当今世上,谁家能有这么大的排场?”
  “别说其他人了,先太后去世时的排场也比这强不了多少!”
  “一日花掉的银子不知道有多少!”
  “哼,银子!夏家的银子恐怕要比皇上的国库里都要多!”
  说着话的时候,一队人马浩浩荡荡的从街道那边过来。门上的小厮看见了立马跑进去,不一会儿夏钦走了出来。前面一个人掀起轿帘,轿子里面走出来一个头发银白,面目谦和的人。
  “您怎么亲自来了,快屋里请!”夏钦忙走上去对来人说。
  “老夏走了我能不来吗?”老头又凑到夏钦的耳边说:“其实是皇上不放心别人,让我亲自来看看。整个羌国谁不知道你们夏家的势力。”
  “您老说的那里话,我们夏家都是小门户。”
  “哈哈,你小子,从小就古怪。”
  “您快屋里请!”
  一群人簇拥着走了进去。
  “看到刚才那人了吗?”
  “你说那个白发老头?”
  “那是囚比子,伺候当今皇上的。”
  “就是他啊,难怪夏钦亲自出来迎接,这么几天还没有一个人是夏钦亲自出来接的,就连丞相也是走到二门上时夏钦才出来接的吧!”
  “你知道为什么囚比子和夏家的关系这么好吗?”
  “为什么?”
  “听说夏家有一种香,叫忘川香。闻了可以让太监也感受到房事的乐趣!”
   “胡扯的吧!太监那玩意都没了,怎么可能?”
  “谁知道呢?那香比金子都贵,也只有有钱人才能买得起!”
  “难怪夏家能有那么多的钱!”
  两个坐在角落里的人在一起窃窃私语地议论着。
  且说这是羌国的都城南鸣城,城中有三处地方最是繁盛奢华。一处是皇帝虞幺住的地方,一处是夏家的万香庄,还有一处是玉香楼。
  夏家的花园要比皇帝的御花园还气派,夏家的花园名为天园。天园里花的种类齐全,有些花在羌国仅此处能看见,当中包括依米花、晶兰、幽灵兰、鹦喙、魄罗、弥嗣特这些,夏家每年雇佣上万人在世界各处搜寻奇花,依米花是在渺无人烟的沙漠中找到的,幽灵兰、魄罗等也都是在各处人迹罕至的地方找到的。要么是极寒之地;要么是极险之地。找到之后,连带着花生长的土也要一起运回来,一株魄罗从采摘到运回的过程中死了好几十个人呢!
  夏家是制香世家,他家的香,没有人能取代,就算有人知道制香的过程,也没有夏家那么多原料。老夏死时房间里熏的香名叫步天,制作这种香最重要的一种原料就是魄罗花,根据夏家《香典》中的记载——将死之人,轻嗅步天,定往生极乐。在羌国,夏家有天下第一香的称号。
  《香典》是夏家一代一代传下来的制香之书,里面记载了各种奇香,夏家视若珍宝,只有夏家的下一代传人知道《香典》在什么地方。
  
  二.
  
  老夏最终埋在了少昊山上,埋在那儿的人基本上都是皇亲国戚,只有老夏是个生意人。当然,没有人敢瞧不起这一家生意人。
夏朝帝王谱。  在老夏的葬礼上,囚比子的队伍当中有一个大家都没有注意到的人,他混在队伍当中,毫不起眼。进了夏家的门,也没人认识他,他一个人坐在角落里喝酒。等囚比子离开之后,他挥手叫过来一个小厮。
  “去叫夏钦过来!”
  “你知道你要叫的人是谁吗?”那小厮笑着说:“你怕是喝醉了吧!”
  “算了,还是我自己去找吧!”
  那小厮忙拦住了,却发现一把小巧的匕首抵在自己的下巴上,他根本没看见眼前这人从那儿掏出来的匕首。
  小厮领着那人来到老夏的灵堂,夏钦正在里面跪着,那人看到夏钦,松开小厮。在门口叫了一声夏钦,夏钦回过头来,看了那人一眼,眉头稍微皱了皱,然后嘴角泛起一丝微笑,让屋里其他人都出去。
  “你怎么回来了?”
  “老爹死了我能不回来?”说着走上前去把摆在桌上的酒拿起来一饮而尽。
  “夏启,这些年你在哪儿?”
  “我居无定所,从小老夏就看出来我不是个制香的料,十岁便被老夏送到兖国了。我走的时候你才两个月大吧,你怎么能记得我?”
  “以前听老夏说我有一个天性放荡的哥哥,而当今世上,敢直接叫我名字的也没几个人。”
  “老夏说我天性放荡?”
  “不然呢!”
  夏启在老夏的棺椁上轻轻捶了一拳,说:“老夏,我回来了!”
  “说说吧,这些年你都干了些什么?”
  “也没什么好说的,在兖国学的主要是怎样杀人,还有怎样使女人!”
  “没事,老夏留下的钱就算我们啥也不干也够用了!”
  “钱,我不缺钱。在这南鸣城中,你知道哪几处地方钱最多吗?”
  “这还用说,万香庄、玉香楼,还有虞幺住的地方!”
  “我就是玉香楼的老板!”
  “你?玉香楼的老板不是洛熙水吗?”
  “她只是替我管理玉香楼罢了!”
  “夏启,如今万香庄和玉香楼都是我们夏家的,哪天我们把虞幺住的地方也搞成夏家的,怎么样?我们夏家的钱比虞幺更多,而万香庄要是把所有的密室和地下室都算上,比皇城更大!。”
  “我对这些没什么兴趣,我这次回来主要是看看老夏,明天就回孟津!”说着夏启就往屋外走去。
  “等一下。”夏钦走进密室中拿出来一个玉瓶扔给夏启,说道:“你眼睛都红成那样了,这香或许对你有用!”
  “杀人多了都会这样!”但夏启还是将香揣进了兜里。然后说道:“玉香楼的姑娘你随便使,除了洛熙水,她是我的女人!”
  夏启推开门,门外站着一个大约十二三岁的孩子,神情和夏钦有着几分相似之处。
  “你叫什么?”
  “夏僚。”
  “你儿子?”夏启回过头来问夏钦。
  夏钦点了点头,夏启嘴角微笑,大步离开!走至正门处,夏僚追了上来,一把扯住夏启。
  “我要跟你走!”
  “你爹说的。”
  “管他干嘛,这是咱们之间的事!”
  夏启摸了摸夏僚的头,问他:“你敢杀人吗?”
  “除了女人和幼子都敢!”
  “好,走!”
  
  三.
  
  八月望,俗谓中秋。南鸣城,玉香楼。烟雾缭绕,美女如云。
  洛熙水一身白衣,站在玉香楼最高的一层从上往下看,身旁站着一个身材高挑、腰肢纤细、奶大无边的女人。
  “他走了?”洛熙水开口说话,声音之美无法言说。
  “嗯,老夏死后他来过一趟,当天就走了,回孟津去了!”
  “来的时候也不知道来看看我!”
  “虽然没来看你,但他还是惦记着你的,每天晚上睡前他都会拿出你送他的香囊在手里抚摸。”
  洛熙水淡然一笑,细腰的姑娘看得呆了,等发现洛熙水在看她时,她赶紧低下了头。
  “为什么不敢看我?”洛熙水问。
  “我怕看多了会爱上你。”
  “玄灵,你跟了我几年了?”
  “十一年,玉香楼开张第一年我就跟着你!”
  “十一年了。你知道这十一年玉香楼挣了多少银子,有多少羌国的栋梁在这儿射过吗?”
  “不知道!”
  “我告诉你,玉香楼的银子数不清楚,羌国满朝文武,没有一个不和玉香楼有关系的!”
  “都是你的功劳!”
  “这些都是我为他做的。”
  这时门外有人说道:“老板,囚比子来了,还带着一位客人!”
  “知道了!”
  洛熙水戴上面纱,下楼,快步来到一处房里。屋里靠墙立着一个黄花梨的柜子,紫檀木的桌椅。囚比子和带来的客人坐在桌旁。桌上两碗茶,两盏灯。
  “玉香楼果然不同凡响,洛老板这茶,怕是连皇上都喝不到吧!”那人说着话,头都没抬,继续喝着手上的茶。
  “您要是喜欢这茶,我可以把玉香楼现有的都送给您!”
  “常听人说,天下的美人都聚集在玉香楼里面。”
  “这话倒是不假。不知道您要什么样的?”
  囚比子站了起来,走到洛熙水旁边小声说:“洛老板,这次的客人不一般,你把你这儿最好的姑娘叫出来吧,还得是没有人碰过的!”
  洛熙水从屋子里出来,唤来一个小厮。不一会儿,一顶小轿停到门前,轿上下来一人,水红纱巾蒙面。
  “廑焉,我琴棋书画培养了你十年,若是你离开了玉香楼,可不能忘了我!”
  “老板于我恩同再造,您说什么就是什么!”
  “好,进去吧!”
  廑焉进去之后,囚比子出来了,关上门。和洛熙水一同走开。
  “你知道今天这个客人是谁吗?”囚比子问洛熙水。
  “当今皇上虞幺。”
  “你怎么知道的?”
  “除了他,你还能对谁有那种态度!我一进门看到你只半个屁股在板凳上我就明白了!再说他手上那枚玉扳指,怕是你寻遍天下也找不出第二枚吧!”
  囚比子笑了笑,一句话也没说。
  次日,朝暾上窗,囚比子和洛熙水早早地等在门外,客人穿好衣服出来。
  “我碰过的人不能再有第二个人沾手,洛老板,这人我要了。”
   “好,论重算,一两肉百两黄金!”
  “人我先带走,黄金明天自有人送来。”
  不久后,皇帝加封廑焉贵妃。
  十个月后,廑焉生下一子,名为虞玄。
  
  四.
  
  孟津,地处羌国东南。黄沙漫天,地广人稀。
  孟津城郊,刑马桥旁,黑色的高墙之内。夏启和夏僚混在一起拼杀,夏启杀气腾腾,赤裸着上身。夏僚削肩长项,眉弯目秀,脸刚被夏启划了一道口子,血流下来。每人手中各持一把长剑,豆大的汗珠顺着脸颊流下来,掉到地上,摔成几瓣。
  “你在我这儿最多五年,这个世上就没人能教得了你了。”夏启把剑回鞘,走过来对夏僚说。
  “我爹曾经也这么说过。”夏僚说。
  “只有实战中练出来的才是真本事,所以我每天都和你真刀真枪的练。”
  “我都知道,你不用解释。”
  “你知道一个优秀刺客除了自身本事过硬之外,还需要什么?”
  “什么?”
  “使用的武器,冷兵器时代,剑被尊为‘百器之王’。春秋战国时期,越国君请当时著名的铸剑大师欧冶子为其制作佩剑。欧冶子走遍名山大川,寻觅良材,之后花费数年时间专心铸剑,最终为越王打造了五把佩剑,三把长剑,两把短剑。三把长剑分别是巨阙、纯钩、湛卢;两把短剑就是胜邪和鱼肠。”
  “现在我知道你凌瑶阁里面藏的是什么了!”
  “你的确很聪明,但夏僚你记住,有时候自己心里知道就可以了,没必要说出来。能守得住秘密的人才更让人看不透,以后你离开这儿了,一定不要让人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就算夏钦都不行。在你之前,我还教过一个天赋不亚于你的人,她叫玄灵,我把她安排在洛熙水身旁保护她。”
  “记住了!”
  “凌瑶阁里面藏着的就是欧冶子造的那几把剑,不过只有纯钩、湛卢和两把短剑。孟津有羌国最大的刺客联盟,他们个个身手不凡,这些年在世界各地帮我寻找兵器,可是巨阙剑却一直找不到。”
  “说不定世上根本没有巨阙剑。”
  “等你离开这儿的时候,你可以去凌瑶阁挑一把剑。”
  “随便一把?”
  “随便!”
  “你舍得?”
  “送给你我舍得。”
  “你比我老爹夏钦对我更好,他从来舍不得让我看一眼《香典》,就连那玩意放在那儿我都不知道。”
  “《香典》的事不同寻常,那是夏家安身立命之本,你爹当然得保管好了。”
  夏僚摇了摇头,从地上揪起来一根青草放在嘴里嚼着。
  “明天我送你去一个地方。”
  “什么地方?”
  “济世山庄。庄主是我的一个朋友,你跟着他学医。”
  “大伯,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夏启微笑,无言,起身,向远处走去,留下夏僚一人支颐独坐。阳乌犹未落下,霞映墙红,烟笼柳暗。直到月上林梢,才起身回屋。进至屋中,一灯如豆,纱帐低垂,帐内一女子,若隐若现,只见露在帐外的一只脚,肤如凝脂,指甲猩红。
  夏僚拿起桌子上的一壶酒,一饮而尽,心想:还是夏启了解我!
  第二日,夏僚早早地起床,跟随夏启奔赴济世山庄。二人二马,从黑色的城墙中疾驰出来,马鬃在风中放肆飞舞,身后扬起一股黄尘。
  到了济世山庄,庄后有一片竹林,林中有一小木屋,名为凤和堂。堂中一床、一桌、二椅,椅子上坐着一老人,夏启和夏僚进屋,夏启向老人拱手问好,而后两人坐到桌旁,夏僚立于夏启一侧。
  老翁是济世山庄庄主华济,华济家医药世家,自幼跟随其父走遍天下,遍识百草,博览天下医方。医术精湛,医德高尚,以悬壶济世为己任,故创济世山庄。
  华济与夏启的情谊还要从一次采药的事说起。有次华济外出采药,碰到了一棵龙血树,这种树寿命极长,据说可活八千年之久,可分泌出一种名贵的药——血竭,有活血之效。而这树生长在石崖上,华济没有能力采摘,夏启正好路过,便帮华济采了药。之后夏启跟着华济来到了华济的家,华济根据《贝叶经》上记载的古法从采摘来的药材中提取血竭,他将提取到的血竭一多半送给夏启,之后两人便成了朋友。如今夏启来,将来意说明,华济看了夏僚一眼,便答应了。
  “学习医术,必要静下心来,认真钻研古籍。要能吃苦,古有神农氏尝百草,为了治病救人。为了一味药材,不惜跋涉万里,也要采到。最重要的一点是得有慈悲心,即要有医德。”华济对夏僚说。

扃,不降的弟弟。 廑在位21年

夏朝(约公元前2146年-前1675年),始于夏禹,终于桀,共17帝。夏时,开始出现私有制,氏族社会的禅让制度走到了尽头,被世袭制取代。社会由原始社会进化到奴隶制社会。夏朝姒姓。 夏代末年,夏王室内政不修,外患不断,阶级矛盾日趋尖锐。商汤看到伐桀的时机已经成熟,乃以「天命」为号召,要求大家奋力进攻,以执行上天的意志。鸣条之战,启在位29年

皋,孔甲的儿子。 发在位11年

启,姓姒名启,大禹的儿子,大禹死后,启即位为天子,夏启即位后,在钧台大宴各地首领。有扈氏对启破坏禅让制度的做法十分不满,拒不出席。夏启发兵对有扈氏进行征伐,大战于甘,有扈氏战败被灭。这次胜利,使新生的政权得到初步巩固。建立了中国第一个奴隶制的国家。启的晚年,生活日益腐化。他喜欢饮酒、打猎、歌舞,而疏于朝政。 太康在位29年

桀,发的儿子。是历史上有名的残暴之君。暴虐嗜杀,夏桀即位后不思改革,骄奢淫逸,筑倾宫、饰瑶台,挥霍无度。他日夜与妹喜饮酒作乐,百姓指着太阳咒骂夏桀。大臣忠谏,他囚而杀之。四方诸侯也纷纷背叛,夏桀陷入内外交困的孤立境地。终于被灭亡

槐,杼的儿子。他在位时社会经济有所发展。 芒在位18年


时间:2010-11-16 23:56:41 来源:不详

泄,芒的儿子,他在位时,正式赐封九夷各部诸侯爵位。 不降在位59年

杼,少康的儿子。曾参加父亲领导的恢复夏国的战争,并立下许多战功。他发明了甲和矛,并大举征伐东夷,取得胜利。 槐

在位44年

在位28年

相,仲康的儿子。即位28年后,寒浞攻打他,相被杀。 少康

发,皋的儿子。他在位时,各方诸侯已经不来朝贺了,夏王室内政不修,外患不断,阶级矛盾日趋尖锐。夏国进一步衰落。 桀在位52年

夏朝(约公元前2146年-前1675年),始于夏禹,终于桀,共17帝。夏时,开始出现私有制,氏族社会的禅让制度走到了尽头,被世袭制取代。社会由原始社会进化到奴隶制社会。夏朝姒姓。 夏代末年,夏王室内政不修,外患不断,阶级矛盾日趋尖锐。商汤看到伐桀的时机已经成熟,乃以「天命」为号召,要求大家奋力进攻,以执行上天的意志。鸣条之战,启在位29年

桀,发的儿子。是历史上有名的残暴之君。暴虐嗜杀,夏桀即位后不思改革,骄奢淫逸,筑倾宫、饰瑶台,挥霍无度。他日夜与妹喜饮酒作乐,百姓指着太阳咒骂夏桀。大臣忠谏,他囚而杀之。四方诸侯也纷纷背叛,夏桀陷入内外交困的孤立境地。终于被灭亡

泄,芒的儿子,他在位时,正式赐封九夷各部诸侯爵位。 不降在位59年

在位21年

在位28年

扃,不降的弟弟。 廑在位21年

太康,夏启的儿子,继启为王。他生活荒淫,朝政松弛,促使内部矛盾日趋尖锐,外部四夷背叛。。在他外出打猎时,有穷氏首领后裔乘机入侵,自己作了君长,史称“太康失国”。 仲康在位13年仲康,太康的弟弟。即位后无力恢复夏的天下,这时后裔被他的亲信寒浞杀死。寒浞自立为王。 相

少康,相的遗腹子。当寒浞之子浇派人去追杀少康时,少康逃到了有虞氏,当了有虞氏庖正。舜的后人虞思把两个女儿嫁给了少康,又给了少康土田和众人,少康才站住了脚。

在寒浞代后羿、政局混乱之时,他收抚逃散人众,整顿队伍。终于推翻了入主夏国四十多年的有穷氏政权,史称“少康中兴”。少康是一位有作为的国王。 杼在位17年

相,仲康的儿子。即位28年后,寒浞攻打他,相被杀。 少康

杼,少康的儿子。曾参加父亲领导的恢复夏国的战争,并立下许多战功。他发明了甲和矛,并大举征伐东夷,取得胜利。 槐

廑,扃的儿子。他在位时,夏国开始衰落。 孔甲在位31年

槐,杼的儿子。他在位时社会经济有所发展。 芒在位18年

芒,槐的儿子。他在位时,开始了延续数千年的沉祭(即将祭物沉入黄河企求河神的庇护)。 泄在位21年

廑,扃的儿子。他在位时,夏国开始衰落。 孔甲在位31年

皋,孔甲的儿子。 发在位11年

不降,泄的儿子。在位59年后,让位与其弟扃。 扃在位21年

不降,泄的儿子。在位59年后,让位与其弟扃。 扃在位21年

少康,相的遗腹子。当寒浞之子浇派人去追杀少康时,少康逃到了有虞氏,当了有虞氏庖正。舜的后人虞思把两个女儿嫁给了少康,又给了少康土田和众人,少康才站住了脚。

在位44年

启,姓姒名启,大禹的儿子,大禹死后,启即位为天子,夏启即位后,在钧台大宴各地首领。有扈氏对启破坏禅让制度的做法十分不满,拒不出席。夏启发兵对有扈氏进行征伐,大战于甘,有扈氏战败被灭。这次胜利,使新生的政权得到初步巩固。建立了中国第一个奴隶制的国家。启的晚年,生活日益腐化。他喜欢饮酒、打猎、歌舞,而疏于朝政。 太康在位29年

太康,夏启的儿子,继启为王。他生活荒淫,朝政松弛,促使内部矛盾日趋尖锐,外部四夷背叛。。在他外出打猎时,有穷氏首领后裔乘机入侵,自己作了君长,史称太康失国。 仲康在位13年仲康,太康的弟弟。即位后无力恢复夏的天下,这时后裔被他的亲信寒浞杀死。寒浞自立为王。 相

孔甲,不降的儿子。司马迁说“帝孔甲立,好方鬼神,事淫乱”,可见孔甲是一位胡作非为的残暴昏君。 皋在位11年

孔甲,不降的儿子。司马迁说帝孔甲立,好方鬼神,事淫乱,可见孔甲是一位胡作非为的残暴昏君。 皋在位11年

发,皋的儿子。他在位时,各方诸侯已经不来朝贺了,夏王室内政不修,外患不断,阶级矛盾日趋尖锐。夏国进一步衰落。 桀在位52年

在寒浞代后羿、政局混乱之时,他收抚逃散人众,整顿队伍。终于推翻了入主夏国四十多年的有穷氏政权,史称少康中兴。少康是一位有作为的国王。 杼在位17年

在位21年

芒,槐的儿子。他在位时,开始了延续数千年的沉祭(即将祭物沉入黄河企求河神的庇护)。 泄在位21年

本文由必赢体育app官网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夏朝帝王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