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赢体育app官网-必赢体育官网登录

女市长之非常关系

女市长之非常关系。2 “我就说不会嘛,你到东江还没半年,抱负还没施展呢,怎么会想到逃。公公却一口咬定,你是被东江的局势吓住了,一个国际商城,就让你成了困在岸上的鱼。” “岸上的鱼?”苏晓敏觉得这比喻新鲜,但又把握不准它的准确意思。 “就是不招人喜欢,被大伙踢出来了。” “我有那么讨厌?” “至少在我谢芬芳这儿,你是伟大的市长。我公公向我表态,他要坚定不移地支持你,不管你遇到多大阻力。” “他向你表态?”苏晓敏几乎要被谢芬芳逗笑了,这女人说起话来,啥词都敢用,了不得。 苏晓敏回到东江第一件事,就是去见荣怀山,这是荣怀山吩咐过的。荣怀山叮嘱自己的儿媳妇,让她直接把苏晓敏接到家里来。 荣怀山的家在东江二环路市委党校边上的榆树林边,典型的四合院,很有特色。 苏晓敏进去的时候,荣怀山正在看书,最近他一直在读马克思的资本论,这让很多人费解,包括谢芬芳。 荣怀山正看得津津有味,谢芬芳带着苏晓敏走进去,谢芬芳冲公公说:“我把市长请来了。” 荣怀山抬起头:“苏市长,快请坐,芬芳,拿好茶叶来。” 苏晓敏说:“谢谢老领导,小谢说是您让她去接我的?” 荣怀山朗声一笑:“我最近身子骨不大舒服,不能亲自去,不会介意吧?” “哪里,晓敏感谢都来不及呢。”等坐下,又关切地问,“身体哪儿不舒服?” “老毛病,假腿要换了。” “那就及时去换啊,这可不能耽搁。” “缓两天,如果它再作怪,我就跟医院联系。” “要不我安排吧,让老干部局帮着联系一下?” “没那个必要,我荣怀山还没那么矫情。” 苏晓敏一笑:“老领导就是老领导,处处做表率。” “这跟表率没关系,我是不想让病把我吓倒。对了,我让芬芳急着找你,是有急事跟你商量。” “什么事?”苏晓敏暗自一震,她就知道荣怀山绝不是怕她当逃兵。 “还能是什么事,陈志安这个人,我看有点变质。”荣怀山直截了当说。 “这个……不会吧?”荣怀山如此开诚布公,她还有点不适应。不过这样也好,证明荣怀山对她还是信任的,没有什么比信任两个字更值钱。 荣怀山接着说:“怎么不会,我看他现在跟以前完全是两个人,飞扬跋扈,不知天高地厚。” 苏晓敏哦了一声,她还猜不准荣怀山为什么要说这些,难道是陈志安对他不敬?不可能,据她掌握,自从光华路市场那起斗殴事件发生后,陈志安往荣怀山这边跑得很勤,一段时间,唐天忆还提醒她,说陈志安想走老人路线,就是依靠这些老同志,抬高自己的威信。怎么会? “你得提防着点,不能把国际商城这么重要的项目交给他。另外,我发现他跟那个姓曹的女人眉来眼去,这个坏毛病,他一辈子也改不了。” “怎么提防,项目由他负责,这是常委会上定的,向书记的态度很坚决,我很难反对。”苏晓敏实事求是道。 荣怀山沉思一会,重叹一声道:“小苏啊,有句话兴许我不该讲,但既然把你诚心请来了,我想还是讲出来的好,对你的工作兴许有帮助。” 荣怀山为什么要把陈志安的建言书给她看,他真的是一腔正义吗? 谢芬芳沏好茶端过来,荣怀山冲她说:“我跟市长有重要工作谈,你回避一下。” “在家里也要回避啊?”谢芬芳极不情愿走开。 等谢芬芳到了院子里,荣怀山才说:“你这个市长,当得太保守,也有点窝囊。常委会的决定当然要服从,这是组织原则,但在执行过程中,如果发现决策有问题,你可以向健江同志反映,总不能像哑巴一样,什么话也不说。” “让我说什么呢,国际商城一开始就是由志安副市长负责,这次让他分管,也是从实际出发,班子里再没有比他更合适的人了。” “你这话有点虚伪,我不爱听。晓敏啊,当初我也赞成你的意见,让士杰同志负责,但省委既然决定让他去学习,我们就得服从,不过让陈志安负责这个项目,我看是个错误。”荣怀山换了一种长者的语气,这语气听上去很和蔼,苏晓敏却感觉到他语气背后的压力。 她微笑了一下,也用谦和的语气道:“不见得吧,再说现在下结论还有点为时过早,毕竟项目还没开始建。” “我给你一样东西。”荣怀山知道,单凭一张嘴是说不服苏晓敏的,他起身从书柜里拿出一个文件袋,“这是志安副市长写给我的两封信,算是建言书吧,你认真看一看。” “建言书?”苏晓敏疑惑中接过文件袋,打开一看,果然是陈志安写的。她认真看起来,未看到一半,心里就开始尖叫了。 这哪是什么建言书,这明明就是控诉信罪状书!陈志安口口声声称自己是东江大地上成长起来的干部,但是长期以来,东江的权把子都掌握在外地干部特别是省派干部手里。这些人来时带着雷风电雨,走时却留下满目疮痍。东江之所以有今天这种被动局面,完全是外来干部造成的。他们一心只想着升迁,实在升迁不了,就学“陈杨”一样疯狂捞钱,却把东江的发展和东江几百万百姓的利益抛在一边。另外,无论是以前的“陈杨”,还是现在的向健江和苏晓敏,他们本质上都是亲外排内的,就是拉拢和提携外地干部,排斥和打压本地干部,致使本地干部工作积极性受挫,思想包袱很重。他还列举了政府副秘书长叶维东,建委副主任朱增泉。当然,陈志安也列举了外地干部无原则受重用的典型,这个典型就是公安局副局长林和平。陈志安最后说,要想改变东江的面貌,就得把东江本土干部的积极性调动起来,让他们在经济建设和政治建设中发挥主力军作用。但是怎么调动,调动到啥程度,陈志安没说,他把问题留给了荣怀山。 等苏晓敏看完,荣怀山笑说:“苏市长,信有意思吧?” 苏晓敏心中暗暗叹服,荣怀山就是荣怀山,这样的信他也能拿出来,这在官场可是大忌啊。 她把信缓缓放在桌上,强装出一种什么也不在乎的样子,因为她实在弄不清楚,荣怀山今天请她来的目的。 荣怀山咳嗽一声,道:“他是想借我这双手,扼制你跟向健江。通过人大的权力,给你们施加压力。一开始我也被煽动了,觉得他说得有理,但仔细一想,他这分明是制造新的矛盾。这人以前品行还行,最近变了,变得琢磨不透,变得更加工于心计。” 苏晓敏强抑住内心的波澜,不紧不慢地说:“他说的问题的确存在,但没这么严重。不管是省派干部,还是本地干部,在我这个天平上,都是一样的。” “如果我连这点判断力都没有,还跟你说什么。”荣怀山又恢复到刚才那个状态,“来,我这里别的东西没有,茶有,啥时想喝,只管来。” 两人说笑一阵,气氛轻松不少,苏晓敏的心却一点不轻松。荣怀山为什么要请她到家里来,为什么又要把陈志安的建言书给她看,他真的是一腔正义吗?这里面,有没有其他名堂? 奇怪,什么时候,自己也变得这么敏感这么多疑,还是一向就多疑?她现在连自己都搞不清了,都是让国际商城给闹的! 苏晓敏坦然一笑,冲荣怀山说:“老领导能替我着想,令我感动,东江国际商城是全市乃至全省人民都关注的项目,不论谁负责,他都不该让关注者失望,当然我相信,这个项目也不会让我们失望。” 荣怀山从苏晓敏话里听出一种弦外之音,他朗声一笑,极富夸张地说:“苏市长的胆略令我佩服,不过我还是想多说一句,对这个项目,我不看好,如果你们都这么自信,我也就不多说了,但愿国际商城能让东江老百姓满意。” 说完,荣怀山顾自饮茶,苏晓敏有稍稍的不自在,但她不打算再跟荣怀山说什么了,因为现在一切都是空谈,就算有什么问题,也只能等工程开工后再说。 原本,荣怀山想把这件事吞进肚了,谁知陈志安现在旧病复发,竟然又跟曹辛娜搞在了一起! 往回走的路上,苏晓敏就想,国际商城项目,把东江所有的力量都调动起来了,就连荣怀山,也在摩拳擦掌了。这也是好事,接下来,东江将会很热闹。 苏晓敏其实误会了荣怀山,这一天的荣怀山,是诚心想跟苏晓敏说点什么的。陈志安最近的表现,令荣怀山大失所望,不是说陈志安对他不敬,而是太敬了。一个人如果突然对另一个人表现出过分的尊重,这里面就有了名堂,荣怀山不得不起疑。起疑事小,关键是,荣怀山得知了另一件事——曹辛娜、柳彬他们,正在跟陈志安完成一项秘密交易! 人大主任这个位子,说权力谈不上,听上去很了不得,大得无边,但都是虚的。不过这个位子也有好处,比如消息就比别人多。怕是向健江和苏晓敏听不到的,荣怀山都能听到,因为那么多代表,就是他布在民间的探测器,市委和市政府主要领导,谁有什么动静,谁做了什么出格的事,都会从不同的渠道传到他耳朵里。如果是一般的消息,荣怀山会装聋作哑,不去理会,理会不过来啊。可这次反馈上来的,是陈志安跟万盛的关系,这就让他警惕。警惕之余,他想起另一档子事。按说那事应该尘封在记忆里,对谁也不该提起,但是说不清什么原因,荣怀山又把它翻腾了出来。 陈志安跟万盛,一开始就是沆瀣一气的,这点,怕是东江在任领导中,除了他,没第二个人知道。那时候,荣怀山跟陈志安的关系算是很近。陈志安是他一手提拔起来的。他对陈志安,盯得也相对紧,生怕陈志安一脚踩歪了,给他惹出什么麻烦。 可是陈志安不争气啊。手里刚刚有点权,就开始想入非非了。 陈志安跟原江东万盛中心曹丽娜的关系,荣怀山是知道的,起先他并没把它当成个事。后来见他们闹得太过分了,就婉转地提醒陈志安:“什么事都要适可而止,出格了会伤到你的根本。” 陈志安当时就表态:“老领导,您放心,我绝不会做对不起您的事。” 荣怀山说:“不是对不起我,是对不起你手中的权力,还有你妻子。” 他提醒过后,陈志安消停了一段时日,可是很快,他跟那个姓曹的就如胶似漆缠绵得分不开了。荣怀山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后来他还找过胡玥,委婉地提醒她,让她把丈夫盯紧点。胡玥大约是被陈志安瞒得太严实,居然说:“我的老公我放心。”人家这样说,荣怀山就不便多言了。 就在他杞人忧天为陈志安捏把汗时,东江政界发生了一件事,市长杨天亮突然削了陈志安手中的权,将众人紧盯着的国际商城项目还有其他几个大项目调整到了当时的常务副市长手中。陈志安当天就跑到荣怀山家,说了一大堆杨天亮的坏话,最后央求荣怀山,让他出面跟杨天亮交涉一下,至少要让他把国际商城这个项目抓下去。 “为什么你非要抓这个项目?”荣怀山突然问。 陈志安一阵脸红,似乎感觉出荣怀山话里的意味来,不过他还是故作镇静道:“这是全省关注的大项目,对锻炼我有好处,再者,我也对它有了感情。” “感情?”荣怀山冷笑了一下,没把话说透,不过他的意思陈志安是明显感觉到了。 自那以后,陈志安跟他就远了,其实不远也没办法,“陈杨”联手,开始在东江重新洗牌,不只是陈志安,就连荣怀山也变得岌岌可危。人在这种状况下,首先想到的是自保,不会也不可能再有精力去顾及别人了。 后来荣怀山才知道,杨天亮真正从陈志安手里削权的原因,是为了那个女人! 杨天亮因一个偶然的机会见到了曹丽娜,见到后便无法丢开,当得知曹丽娜跟陈志安早已滚在了一个被窝,杨天亮就愤怒至极,恨不得把陈志安一脚踹出东江,再也不让他回来。 经过一番曲折,曹丽娜到了杨天亮怀抱里,不过杨天亮最终也没得到那个女人的心。听说那女人对陈志安痴情得很,这才导致了陈志安的再次受排挤,最终手里可怜得一点权也没了。那女人也没什么好下场,她的自杀,跟杨天亮有脱不了的干系。但就是这件事救下了陈志安,曹丽娜一死,国际商城便流产,她跟陈志安之间所有的故事也都结束了,包括后来被人举报出的那三百万巨额贿赂。 但是这三百万贿赂荣怀山清楚,是柳彬一次到他家说起的,那钱经过柳彬的手,转到了香港一家银行! 原本,荣怀山想把这件事吞进肚了,谁知陈志安现在旧病复发,竟然又跟曹辛娜搞在了一起! 难道他真的想毁在国际商城上吗? “我就说嘛,在东江,要说万盛有朋友,也就副市长您了。”

4 高强是苏晓敏来东江后才提拔起来的,之前,建委的一把手空着。“陈杨大案”,卷进去的不只是市委市政府一干人,下面部门,也卷进去不少。原来的建委一二把手,都因在重大工程的招投标中涉嫌收受巨额贿赂,被依法开除了公职。一把手最后判了十二年,二把手好像是五年。建委是重要部门,对一把手的人选,向健江一直拿不定主意,在几个人中间犹豫来犹豫去,苏晓敏一开始也对高强不太满意,当时她在常委会上的意见是,能不能把高强安排到别的部门,建委找个更合适的人来干?向健江无奈地笑道:“就这么多人,你让我上哪儿去找?” 当然,高强最终被安排到建委主任的位子上,还跟另一股潮流有关。“陈杨大案”后,东江有一股风气,凡没被牵连的,不管以前工作咋样,都成了好同志,都应该提拔,安排到重要岗位上去,陈志安就是典型的例子。 “苏市长,国际商城方案,是不是又要重新调整?”高强手里拿着一大撂材料,是陈志安让他整理的那些材料的复印件,他复印了一份,随时准备呈交给苏晓敏。 苏晓敏望着高强,反问道:“你说呢?” 高强讪讪笑了笑,不好意思地答道:“志安副市长让我们重新调整方案,我吃不准,所以……” “所以就找到我这儿来?”苏晓敏今天的脾气真是糟糕透了,按说这句话她不该问,下级找你汇报工作,不管处于何种动机,你都不能挖苦人家。能回答则回答,不能回答,找个借口支吾过去便是。支吾在领导来说,也是一门艺术,比如程副省长,人家这点上就做得很好。 尽管向健江什么态也没表,但凭直觉,他认为,向健江那边,也在动摇了。 唐天忆见状,支吾道:“你先按志安市长的意见办吧,我跟市长有点急事,等我们谈完你再来,好不?” 高强哪敢说不好,躬腰点头道:“好,我先按志安市长的意见办。市长,秘书长,你们忙,我不打扰了。” 高强走后,苏晓敏问:“他开始行动了?” 唐天忆点头,接着又把这两天听到的一些情况汇报给了苏晓敏,包括曹辛娜频频约请东江领导吃饭的事。 “看来,他们是志在必得啊。”苏晓敏叹道。 “其实,这也不是什么坏事。”唐天忆又说。 “什么意思?” “你想想,如果万盛真能把国际商城建好,我们是不是可能腾出更多精力,建设别的项目?” “如果建不好呢?” “不会吧,怎么会建不好呢,他们信心如此之大。”唐天忆呵呵道。 “就会呵呵,我说你啥时也学成老猾头了,明明知道万盛葫芦里卖什么药,还要帮着让我上当。”苏晓敏不满地说。 唐天忆又呵呵了几声,才一本正经道:“你误解我了,其实我心里,也是不同意万盛掺和进来的。当年就是因为他们瞎掺和,商城才一拖再拖。但万盛来头不小啊,凭你我之力,怕是难以阻挡。” “那你的意思是我们把意见推翻,交给万盛去做?” “先等等吧,不急着表态,看看万盛还有什么动静。另外……”唐天忆说到这儿,忽然露出一脸神秘,“这个项目,你也不能亲自抓了。再抓下去,我怕把你陷到里面。” “我倒不怕陷到里面,就怕……”苏晓敏犹豫一会,没把“程副省长”四个字说出来。这些日子,她反反复复考虑的就是这件事,如果她一意孤行,不但会惹恼程副省长,万盛还会把火苗点到别处,那么,她在东江的处境将会很被动。但是,让她就这么放手,她又很不放心。她相信,只要陈志安一接管项目,包括大明在内的几家有实力的企业,都将会被拒之门外。 苏晓敏恨恨地叹了一声。 唐天忆懂她的心思,这些日子,关于程副省长跟万盛的种种传言,挡不住地往他耳朵里进,他所以力劝苏晓敏交出这个项目,就怕在她立足未稳时,被他人暗算。 牺牲一个项目不要紧,但是牺牲掉一个有作为的市长,那就太不值得了。唐天忆为此还找向健江谈过,尽管向健江什么态也没表,但凭直觉,他认为,向健江那边,也在动摇了。 不动摇才怪! 跟苏晓敏打完电话那天,程副省长又将电话打给了向健江,他对向健江远没对苏晓敏那么客气,开口就说:“小向,你下去快半年了吧?” 向健江说是。 他又道:“半年时间,不短了啊,工作理顺了没?” 向健江含糊其辞说了句:“差不多了吧,有些工作也不是一天两天就能理顺的。” 程副省长马上就批评起来:“难道你到东江才一天两天?我说健江同志,你这个态度怎么能行?都说东江的工作难干,我看根本问题不是难干,是你们压根就没打算干。你到东江半年,除了提拔一批干部外,还做了什么?” 向健江无言以对,他还真说不出个所以然,提拔一批干部倒是真的。 “健江啊,年轻同志应该有年轻同志的闯劲,不要学那些没有抱负没有追求的人,一换环境,首先想到的,不是开创性地干工作,而是一轮接一轮提拔干部,这不是省委和省政府期望的。” 程副省长本来就对向健江有成见,当初他是坚决不同意派向健江去东江的,他推荐的是省政府一位副秘书长,后来这位副秘书长去了别的市,不过对向健江,他的成见似乎还没消除掉。 向健江对着话筒,自我批评了一番,然后字斟句酌地说:“副省长,您的批评我虚心接受,请副省长放心,东江的工作一定会走在兄弟市的前头,我们会加倍努力的。” “说大话!”说完,程副省长很生气地挂了电话。 虽然程副省长自始至终没提国际商城,但向健江坚信,这个电话就是冲国际商城打来的,因为那个叫曹辛娜的女人几次请他吃饭,他都婉拒了,程副省长打电话前半个小时,他的秘书,也就是上次把向健江和苏晓敏安排在接待室等了一下午的那位年轻同志,曾给向健江打过一个电话,非常带有煽动性地讲了一番万盛集团在内地投资取得的巨大成绩。秘书最后说:“向书记,这可是只金凤凰,东江一定要把她抓住。” 向健江偏是烦这种拐弯抹角替人当托的人,没好气回了一句:“东江太小了,金凤凰怕是落不下来。” 哪知就这么一句,就惹恼了程副省长。 朱广泉为什么要把银都卖给万盛,四十天后他为什么又跟万盛翻脸?向健江觉得这是一个谜。 挨完训,向健江把陈志安叫来,详细询问了万盛集团的情况,陈志安别的倒没多说,但他讲了一个很关键的细节,原来万盛集团一开始就是程副省长在招商引资中引来的。向健江在心里连连叫苦,原来万盛集团能不能在江东省有大作为,也关乎到程副省长的锦绣前程啊。 意识到这一层,向健江不得不慎重考虑了。 向健江的思维方式跟苏晓敏不同,尽管在很多问题上,他们有共同的意见,也尽管他们都全心全意,想把东江的事办好,但在关键时刻,向健江却有着跟苏晓敏完全不同的行为方式。 在向健江看来,组织原则的最高境界,便是下级服从上级。任何时候,下级都要正确领会上级的意图,并积极贯彻这种意图。思想上要跟上级保持高度一致,行动上更是要一致。从个人角度,向健江不是说对程副省长没有看法,但那仅仅是看法而已,并不能影响到他处理问题或作出决策的态度。 向健江痛苦地思索一夜,第二天突然作出一个决定,他要以积极乐观的姿态,为万盛搭建一个平台,还要尽可能地为万盛排开干扰,清除阻力。 想法虽是有了,但把想法变成事实,得有个实施的过程。让谁去实施呢,向健江想到了陈志安。 他再次将陈志安叫来,让陈志安把万盛到东江的一系列经过包括当初在国际商城中的种种作为整理一份资料,他要依据这份资料,重新调整思维。同时,他也在有意透给陈志安一个信息,至于信息内容到底是啥,不用他明说,陈志安自然会领悟到。 陈志安很快就把资料整理好了,向健江看得很仔细,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 向健江发现一个问题,当初万盛提出重新规划国际商城,扩大建设规模时,东江上下都是持赞成意见的,包括当时已经注册成立的国际商城发展公司,也在几次论证会上签了字,而且当时国际商城发展公司的两大股东住宅办和广泉地产,也都同意由万盛牵头,重新修正国际商城建设方案,并同意国际商城发展公司由万盛控股。也就是说,从那时起,江东万盛中心,实质上已成为国际商城发展公司的第一大股东。可是方案论证通过,光华路实施拆迁后,大约半年时间,广泉地产负责人朱广泉突然对外宣称,万盛进入国际商城公司不合法,不具备股东资格。矛盾因此而生,随后一年多时间,广泉地产和江东万盛中心便陷入纠纷,结果就导致了国际商城项目的停工。 陈志安说,广泉和万盛第一次冲突的焦点集中在万盛的入股资金上,按最初协定,万盛应该在加盟国际商城后,在规定时间内向公司注资7200万元,万盛实际上只注入1200万元。另外6000万元,万盛已经从银行办理了贷款手续,之所以没有落实,还是因为朱广泉。 陈志安交给向健江的另一份资料证实,万盛打算进入国际商城项目前,已经跟广泉地产私下达成一笔交易。如果不是这笔交易,朱广泉也不会答应让万盛进来,更不会把到口的肥肉分一块给万盛吃。可惜的是,这笔交易从达成到毁约,前后不过四十天。 朱广泉在翠烟工业小区还有一处商厦,叫银都商厦,位于翠烟工业小区的黄金地段。国际商城项目立项时,银都商厦建了一半。据说当初为了争这块地段,朱广泉跟另外三家地产商差点打破头,后来还是朱广泉拿到了这块地,并很快动工修建银都商厦。令人蹊跷的是,万盛跟朱广泉接触几次后,朱广泉竟将建了一半的商厦以8260万元卖给了万盛! 朱广泉为什么要把银都卖给万盛,四十天后他为什么又跟万盛翻脸?向健江觉得这是一个谜,但他目前不想解开这个谜。 在国际商城问题上,向健江才有了跟苏晓敏截然不同的态度。苏晓敏是就事论事,没有跳出国际商城这个局部,上升到全局的层面上。但向健江不能,他既要维护上级的尊严和体面,更要调动东江各方面的积极性,同时,还要保障外来投资者的利益,不能因为一个国际商城,就伤害一大批投资者,那样,东江以后还有谁敢来投资? 吸引不了投资者的城市,就是没有希望的城市。 不能再犹豫了,这一天,向健江在光华路市场召开现场办公会,参加现场会的除跟国际商城有关的几家企业和市直有关单位外,向健江还特意邀请了两个人,一个是市人大主任荣怀山,另一位,是工商行行长柳彬。 把向健江跟苏晓敏混为一谈,是个巨大的错误。他们两个,原本不是一回事啊! 请荣怀山来,名正言顺,人大监督一切嘛,既然国际商城如此敏感,那就把一切都摆到明处,让大家看得真真切切,就算将来有了啥闪失,对上对下,也能交待过去。 请柳彬来,向健江是颇动了一番脑子的。向健江怀疑在国际商城几次周折中,银行方面起着某种推波助澜的作用。事实上,现在只要是项目,都跟银行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陈志安在几次汇报中,也有意无意提到了几家银行,提得最多的,就是这位柳彬。向健江决计不主动过问银行跟国际商城还有万盛的关系,他想让银行自己表演。只有自己表演了,才能把最真实的东西暴露出来。 现场会自然少不了曹辛娜,她应该称得上现场会的主人。向健江是第一次跟曹辛娜见面,曹辛娜穿得很正规,身边的叶眉儿也打扮得很得体。曹辛娜大方地跟向健江打过招呼,然后很知趣地坐在了自己的坐位上,目光镇定、坦然,没有丝毫的惊慌和不安,一举一动都透着自信。向健江很欣赏这个女人。 这次现场会,向健江一改温文尔雅的作派,一开口便给人以威慑。他说:“国际商城拖了有六年,如果当时能按期竣工,按期投入使用,怕是两个国际商城也收回来了。现在我们不去追究为什么会拖,我们只考虑一个问题,国际商城到底要不要建,怎么建?” 讲到这儿,他停顿了一下,目光逐一扫过与会者的脸,扫到苏晓敏时,他多停留了一会,似乎想给她一点暗示。苏晓敏这一天仍旧板着脸,其实不是板着,是她那张脸压根就松动不下来。 向健江接着道:“建与不建的问题,我想已没必要再争论。项目已经批了,省上很重视,市委市政府也很重视,我们的任务只有一个,就是把它建起来,建成一流的商城。关于如何建的问题,我强调两点:第一,充分尊重历史。广泉地产、住宅办,还有江东万盛中心,在过去都为国际商城的建设出过力、尽过心,国际商城的建设,还得靠你们三家。至于如何协调你们三家的关系,下去之后,由志安同志负责,拿出具体意见,常委会研究讨论。当然,我们也欢迎更多的投资者加盟进来,但参与的前提,必须符合公司法,符合三家主要投资者的意愿。第二,要排开一切干扰。今天我强调一点,光华路市场必须搬迁,阻力再大也要搬迁,要给国际商城让道。往哪搬,怎么办,建委会同有关部门,短期内拿出方案。当然我相信,方案一定有了,只是还没拿出来见我这个‘婆婆’。” 说到这儿,他笑了一声,似乎有意要缓和一下会场气氛。可是未等其他人笑,他又马上板起脸,严肃地道:“任何想借国际商城给政府施加压力的行为,我们将坚决打击,不论牵扯到任何人,任何单位,都要严肃处理。至于政府拖欠你们的,我保证一个月内全部还清,因拖欠造成的经济损失,也一并给予补偿。” 坐在主席台下的朱广泉脸色一阵发青,这话明显是冲他说的,他没想到,向健江会这么不留情面。 看来,自己把向健江跟苏晓敏混为一谈,是个巨大的错误。他们两个,原本不是一回事啊!

“我就说苏市长大人有大量,她们还不信,说我一定会被你臭骂出去。”谢芬芳说到这儿,咧开嘴笑了。 她这样子跟几天前医院里那个谢芬芳简直判若两人,苏晓敏想,也许这才是真实的谢芬芳。 “好了,我马上要出去,今天就谈到这儿,你也用不着跟我表态,好好干工作就是。” “我谢芬芳绝不是一个给人丢脸的人,多说无用,你就看我的表现吧。”说完,谢芬芳冲苏晓敏躹了一个躬,红着脸退出去了。 苏晓敏掩上门,在屋子里站了好长一会。这世上的事,真奇妙啊! 苏晓敏找大明实业老总曹永明,还是国际商城的事。通过几次接触,苏晓敏认为曹永明是个很有想法且很能做事的人,她对这人有点偏爱。上次他们交谈时,曹永明提出一个思路,将现在万泉建的光华路市场搬迁到建设路,那儿他有一块地,是三年前买的,原来那里是棚户区,最初的想法是改造成住宅小区,等搬迁工作告一段落后,曹永明发现,那里建市场更合适。 光华路市场搬迁后,可以腾出一大片土地,国际商城的主体完全可以建在那里,目前已经规划出的一区和二区,建设它的辅助设施,比如广场、停车场、物流中心等,另外,二区通往地铁广场那一段,将原住户搬迁后,可以建成东江明清一条街。明清时代,东江经济极为繁荣,是整个江东的经济文化中心,兴修明清一条街,不但可以跟国际商城前后呼应、相互拉升,形成真正意义上的大商业格局,还能有效地提升东江城市品位。 苏晓敏来到大明实业公司,曹永明跟他的助手们正在等她。曹永明43岁,但那张脸远比50岁的人还苍老,如今只要出来打拼的人,哪一个不是满脸沧桑? 苏晓敏多少知道一点曹永明的过去,他以前在政府机关,后来不满足现状,跳了出来,在商海里扎猛子,贩过鱼、捕过猎,给人当过跟班,后来又捣鼓车,差点让人把裤子都骗掉。最后才一门心思安下心来,从房地产做起,好在他赶上了房地产业的黄金时期,从帮人做小工程起步,慢慢发展起来,到现在,他的实力已不在朱广泉之下。只是这人比较内敛,没朱广泉那么张扬,再者,他也从不兼什么社会职务,因此影响力要比朱广泉小得多。但苏晓敏喜欢他的沉稳,还有他骨子里那种深刻。 简单打过招呼,曹永明将拟好的方案呈给苏晓敏。这方案是一周前苏晓敏布置给曹永明的作业,让他结合发改委批的方案,再把自己的想法大胆穿插进去,既要创新,更要务实,因为好的创意并非全能实现,必须跟现实条件相结合。 曹永明不愧在政府机关工作过,虽然下海多年,但老底子还在,苏晓敏只看了个开头,就知道,这方案写得巧妙,妙就妙在它保持了官场行文的那种风格。 “行啊,妙笔生花,真看不出你还有这一手。”她由衷地夸奖道。 “市长是批评我吧。”曹永明不好意思道。 “不是批评,是表扬,我看调你去当秘书长才合适。” 两个人说话间,苏晓敏将方案看完了,按理讲,这方案写得要比原来那个强,谈得也具体,但是有两个核心问题,却让苏晓敏犯起了难。一是方案提出要重新组建国际商城发展公司,在原来基础上,新增大明实业等三家股东,这三家公司都在方案涉及的地段享有地权,也就是说,他们各自占据了某一块地段,只有把他们吸收进来,才能有效解决整个项目的用地问题。第二,方案要求出台一系列优惠政策,特别是涉及到拆迁户的安置,政府给政策,由国际商城发展公司统一安置。 上访事件发生后,朱广泉一直对人很客气,但这份客气带着阴险的成分,苏晓敏很谨慎。 后一条,苏晓敏觉得问题不大,只要有人主动承担拆迁户的安置工作,政府出台政策是应该的。难的是第一条,重组国际商城发展公司,政府说了不算,曹永明说了也不算,难点还在朱广泉这里。 “方案是好,可我就怕朱广泉不答应啊。”苏晓敏无不忧虑地叹了一声。 “我也担心这个,不过,只要能保证光华路市场不因搬迁受损失,同时保证朱广泉在国际商城中的利益,我想,他应该能答应。”曹永明说。 “试一试吧,凡事只有试了,才能知道答案。” 朱广泉到底葫芦里卖什么药,一时之间还搞不清。 这一天,苏晓敏主持召开了一次小范围的讨论会,为避免不必要的尴尬,她没让曹永明参加,只通知了住宅办和广泉地产,以及市上几个部门的领导,陈志安和唐天忆也参加了讨论会。 方案是由唐天忆代读的,唐天忆没说拟定方案的是曹永明,只说是按市长办公会议定的程序,由相关部门共同拟定的。 朱广泉这一天倒是来得积极,听得也很认真。等唐天忆读完,苏晓敏说:“方案只是初稿,还很不成熟,今天召集大家,就是想听取一下大家的意见,力求让它更完善。” 朱广泉没急着发言,他把目光投向住宅办主任李长发。李长发咳嗽了一声,道:“市上重组国际商城发展公司,我没意见,住宅办虽是股东,但这些年并没做多少实质性工作,这个股东当得名不符实。再说目前我们资金实力也不足,开发的几个项目都还未竣工,我的意见,重组过程中,我们就不参加了,让更有实力的企业加入起来,把工程建好。” 李长发的话音刚落,副市长陈志安接话道:“长发同志的意见我赞成,我个人意见,住宅办也是退出来的好。” 陈志安最近很神秘,似乎在走一条内敛路线,苏晓敏有意跟他谈过几次国际商城的事,他都是只听不说,好像对这个项目没有兴趣了。苏晓敏却觉得,陈志安最近遇到了什么麻烦。 陈志安说完,苏晓敏没急着表态,将目光投向朱广泉。上访事件发生后,朱广泉一直对人很客气,但这份客气带着阴险的成分,苏晓敏很谨慎。 等几位部门领导发完言,朱广泉才说:“重组我没意见,我也打算退出来,这个项目不参加了。” “退出?”"苏晓敏一惊,她没想到朱广泉会说这话。 “是啊,广泉地产现在也遇到了危机,我想缓口气。” “那……光华路市场怎么办?”苏晓敏又问。 “政府说咋办我就咋办呗,不是一向都如此吗?” 如果朱广泉不说最后那半句,苏晓敏真就以为他要退出来了,可最后半句一出,苏晓敏马上意识到,朱广泉开始跟她出招了。 这天的会议自然没有结果,苏晓敏也不想要什么结果,她就是想听听各方口风,掌握一下各自心理。会后,唐天忆说:“朱广泉这个人,老谋深算啊。” “老谋深算的不只他一个。”苏晓敏道。 “但能左右国际商城的,好像就他一个。” “他能左右得了?” “不信咱们打个赌,过不了三天,他就有新招。” 果然,副市长赵士杰回来的第二天,朱广泉就出新招了。 副市长赵士杰党校学习结束后,去了一趟欧洲,回来又在珠海参加学习班,这一个多月,他一直在外面漂着,东江的情况自然知道的少。一回来,他就找苏晓敏了解情况,苏晓敏将近期发生的几件事告诉了他,问:“你怎么看?” 赵士杰说:“朱广泉这人我打过不少交道,不只是心计多,办法也多,对他,我们是得谨慎。” “都说要谨慎,难道因为谨慎,工作就不干了?”苏晓敏有点不满意。 赵士杰微微一笑:“你先别急嘛,容我把话说完。” 苏晓敏抱以歉笑,最近她的确有些心急,这么多事压在心上,不急才怪。 赵士杰道:“说实话,我担心的不是朱广泉,朱广泉心计再多,也只是玩些小把戏,碍不了大事的,我担心……” “你担心谁?” “说出来你别生气,我担心的是陈副市长。我听说,上次陈副市长去金江,见过江东万盛中心的负责人。” 曹辛娜?怎么又是她? 上次从省城回来,向健江还问过她两次,是不是给香港万盛中心答应了什么?苏晓敏见向健江好像在怀疑她,便没好气地说:“我只是跟她吃了顿饭,也值得大惊小怪?” 向健江让她一句话呛得,差点把要跟她谈的正事给忘了,苏晓敏自己也让这个叫曹辛娜的女人留下了阴影。今天赵士杰再次提起曹辛娜,苏晓敏就觉得,不能不认真思考一下这个女人了。 毕竟陈志安有前科!对付一个有前科的人,曹辛娜还是很有信心的。 也就在同一天,曹辛娜来到了东江,这次她没跟郭栋一起来,只带了一位叫叶眉儿的妹妹。叶眉儿在万盛江东中心担任投资部经理,外出时充当曹辛娜的助理。 两个人先是找到柳彬,柳彬一看到叶眉儿,眼都直了。柳彬这人有两大特点:一是好赌,他跟万盛的关系,还是在赌桌上建立的。二是好色,按柳彬的逻辑,这个世界上,怕没有一个男人不见色动心。 不过,柳彬好色也不乱好,有些女人看上去满身是色,但你是动不得心的,就跟曹辛娜一样,柳彬不是说没动过心,但动过之后还是没敢下手。可是今天曹辛娜带来了叶眉儿,情况就不一样了。柳彬只一眼,便断定这道菜是曹辛娜为他准备的。 柳彬一边呵呵笑着,一边色眯眯地盯住叶眉儿。曹辛娜笑眯眯地说:“彬哥,你再看下去,眉儿妹妹都要逃跑了,瞧你那双眼睛,一来就想把人家吃掉。” “绝对没有。”柳彬讪讪道,其实他还没看够。不过也不要紧,俗话说“既来之,则安之”,他相信叶眉儿飞不掉。 “彬哥,上次说的事,你怎么考虑下了?”曹辛娜终于谈起了正事。 柳彬略一思索,道:“这事目前有些麻烦,辛娜,直接攻苏晓敏这道关,难啊。这人刀枪不入,再者,女人对付女人,就有些难,往常那套用不上。这么着吧,我的意见,还是从陈副市长那儿打开缺口,毕竟他是男人,毛病也不少,容易下手。”

本文由必赢体育app官网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女市长之非常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