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赢体育app官网-必赢体育官网登录

女市长之非常关系

第七章冲突 1 对那天的现场会,苏晓敏很有意见。 第一,向健江事先没征求她意见,就算要让万盛重新加盟进来,那也得跟她碰头后再宣布。向健江如此做,等于是把她彻底否定了,不只是否定,还让其他人觉得,是她从中阻挠,破坏招商引资,这个罪名她担不起。 第二,向健江强调的尊重历史,她认为也过于偏颇。历史是什么,历史就是东江国际商城吵吵停停,停停吵吵,一拖六年,把光华路还有临近几条街,折腾得面目皆非。这是其次,无非就是城市形象差一点,该发挥的效益没有发挥出来。关键是,在国际商城的周折中,万盛到底扮演了什么角色,万盛跟广泉地产的交易,是否合法化?交易背后,是否还藏着别的目的?如果不把这些搞清楚,就盲目表态,让万盛重新当国际商城的东家,苏晓敏认为是不负责任的。弄不好,国际商城仍然会重蹈覆辙。 会后,苏晓敏找到向健江那儿,开诚布公地说:“你对我本人怎么否定,我都可以接受,但你不讲原则地乱表态,我有意见。” “我怎么不讲原则?”向健江笑着问。 “万盛的背景你搞清楚了么,当初它跟广泉地产在银都商厦中的交易,你查清原委了么?还有,万盛一直说要注入资金,到现在也不见实际行动,就这样一家公司,你还放心把国际商城交给他?” 苏晓敏终于意识到,自己的猜测和预感已被证实,有人开始排挤她和赵士杰了。 向健江耐心地听苏晓敏说完后,略一思忖,道:“你说的这些,我都考虑过。但有些事不是你我能管得了的,它们是企业,企业就得按企业的法则行事,如果万盛有什么不轨,法律法规会管着它,但目前来看,万盛并没有什么违法行为,它是来东江投资的,而且这个项目本来就属于它,现在你突然不让它参与进来,如何解释?” “我没说不让它参与,但必须搞清它的真实动机。” “怎么搞?它是省政府招商引资引来的企业,万盛加盟国际商城,当初也是省领导表了态的,难道你要说,是省上把真实动机没搞清楚?” “你在狡辩,这事跟省领导没有关系,万盛是在东江投资,它的一切后果,都得由我和你负责。” “它会有什么后果?”向健江反问道。 “这个我还说不定,但我可以肯定,万盛当初跟广泉地产的交易,绝对有猫腻。” “光猜测不行,得拿出证据,你有吗?” 苏晓敏摇头。 向健江笑道:“老大姐,光凭猜测和怀疑来决定一件事物,这可不是你的作风啊。” 苏晓敏无语了。 向健江说的话,也不是没有道理,她虽然怀疑万盛,但拿不出证据。不过她仍然不甘心,她用试探的口气说:“让万盛参与进来也行,不过这个项目不能交给陈志安,我的意见,由赵士杰负责。” “为什么?” 苏晓敏再次哑巴,是啊,为什么?两个人不都是副市长么,陈志安排名还在赵士杰前面,国际商城项目,也一直由他负责,现在突然决定换帅,总得拿出理由吧?她有理由,但这个理由同样在向健江这里站不住脚,因为她凭的仍是直觉,仍是怀疑。她总不能说,我怀疑志安副市长。 就在苏晓敏结舌得不知该怎么跟向健江把内心的担忧道出来时,向健江开口了,“忘了跟你说一件事,昨天我接到省委组织部通知,士杰同志可能另有任用。” “另有任用?”苏晓敏惊得目瞪口呆。 “还没确定,省委只是有这方面的考虑,不过士杰同志最近不能分管具体工作,组织部正在考虑,要派他到中央党校学习。” “刚学习回来,怎么又要去学?”苏晓敏更加惊讶。 “上次是省委党校,这次是中央党校,是有区别的。” 苏晓敏终于意识到,自己的猜测和预感已被证实,有人开始排挤她和赵士杰了。 赵士杰却不这么想,或者,类似的想法他也有,但他不能明着说出来,那样不但会加重苏晓敏的思想负担,还会影响到东江两套班子的团结,这种事,他不能做。 赵士杰是在一周后接到省委组织部学习通知的,这一周,苏晓敏过得很压抑,她有一种被抛弃、被孤立的感觉,这种感觉真是可怕死了,让她无法排开干扰静心投入到工作中。尤其是看到陈志安眉飞色舞的样,她就由不得地来气。陈志安现在算是扬眉吐气了,整天风风火火一副干大事的样子。不只是陈志安扬眉吐气,就连副秘书长叶维东,也跟着扬眉吐气,整天跟在陈志安屁股后面,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 陈志安现在已经在尝试着越过她,直接去找向健江,向健江也真是,按说这种违犯工作程序的事,他应该提醒或批评陈志安,可他倒好,心安理得就接受了这种越级汇报越级请示,这不是怂恿吗? 苏晓敏忽然羡慕起赵士杰来,这个时候,如果她有个外出学习的机会,那该多好。 接到通知后,赵士杰想请苏晓敏吃顿饭,毕竟这次出去长达三个月,学习结束后能不能回到东江也很难说。虽然同事了才四个月,但赵士杰还是觉得,跟苏晓敏是有感情的,也有默契,现在要分开了,心情也不大好受。临出发前,他又拉上唐天忆。这些日子的唐天忆完全是另种状态,据说他跟川西坝子那个叫蛾子的老板娘打得火热,两个人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程度。 三个人上了车,赵士杰问苏晓敏到哪儿去吃,苏晓敏说你请客,我怎么知道上哪?赵士杰看她还是愁眉未展的样子,将目光投向唐天忆,没想唐天忆也说了同样的话。 犹豫半天,苏晓敏开口了:“去蛾子那儿吧,看看准新娘现在幸福成什么样子了。” 赵士杰说:“我怎么把这么好的地方给忘了,老唐你也能装得住,是不是怕我把你的新娘子抢了?” 唐天忆呵呵笑笑,“我那个地方太小了,怕委屈了二位市长。” “有秀色可餐,委屈什么呀。”赵士杰故意大声道,想把气氛弄活跃点。 “好啊老赵,夺人之爱,可不是君子作风。”苏晓敏的兴头也被逗上来了,三个人开着玩笑,往川西坝子去。 “你看你这人,不让你说我拉你来做什么,白蹭饭啊?” 蛾子这天打扮得非常漂亮,她事先接到了唐天忆的电话,丢下手头的活,赶忙就装扮自己去了。 赵士杰一见,就极为夸张地说:“好啊老唐,别人是金屋藏娇,你是金店藏娇。” 唐天忆说:“金店不敢当,娇倒是有几分。” 苏晓敏仔细端详了一会,道:“怪不得秘书长最近气色这么好,原来是被娇着了。” 蛾子娇嗔道:“两位市长快别开玩笑了,再开,蛾子都要羞死了。” 等把玩笑开够了,蛾子忙着去做菜,唐天忆沏了一壶好茶,为苏晓敏和赵士杰当起店小二来。 说是放松一下,真坐在一起,还是免不了谈工作。特别是苏晓敏,她现在真有点像祥林嫂,三句过后,又把话题扯到了东江国际商城。 苏晓敏说:“我从银行那边拿到了确切证据,银都商厦建到一半时,朱广泉的资金链出现问题,这个项目他有点费力,正好万盛想参与到国际商城来,朱广泉就提出一个先决条件,要把银都卖给万盛。双方谈妥价格后,万盛先付了500万元,紧跟着,万盛就将银都抵押给了银行,一次性从银行贷出8000万元。这还不算,不出二十天,万盛又以9600万元将银都卖给浙江一家公司。朱广泉得知消息,认为自己吃了亏,强行毁约,结果银都这笔交易没做成。后来又波及到国际商城,导致了国际商城项目的流产,万盛是典型的空手套白狼。” 赵士杰道:“类似的事情多了,万盛这种公司,完全是靠捣空卖空来操纵市场,说它投资,是美化了它。”赵士杰接着告诉苏晓敏一个事实,那家以9600万元买银都商厦的浙江公司,其实是个托,万盛手上有很多这种托,目的就是诱使朱广泉毁约,毁一次约,违约金就是上千万,万盛发的就是这不义之财。 “问题是现在有人信它。”苏晓敏道。 赵士杰不说话了,他知道苏晓敏是在说向健江。向健江那天在现场会上的表现,同样令赵士杰吃惊,不过赵士杰没苏晓敏那么悲观,他相信向健江不是个糊涂人,这么做一定有他的道理。加上两位都是他的直接领导,他更是不好说什么。 见赵士杰不吭声,苏晓敏又说:“我查了不少万盛的资料,他们是在国内投了不少资,有些很成功,不过骗局也不少。珠海云海大厦就是典型例子,这个项目当时炒得多凶啊,单是被万盛诱惑去的投资商就不下十家,结果成了烂尾楼。还有景山高速,万盛以合伙经营的名目,诱惑了三家投资商,自己却提前撤了,景山高速到现在还没开工。” “如今的商海,就是鱼龙混杂,真真假假,让人分辨不清。但愿万盛这次在东江,是来真的。”赵士杰道。 “老赵,你跟我说句实话,对万盛,你心里有没有底?”苏晓敏索性直接问起来。 赵士杰勉为其难地笑说:“你让我怎么回答,你若不信它吧,它的实力还有名气以及业绩都很大,大到可以在国内为所欲为。你说信它吧,它又总是云里雾里,让人看不清它的真实意图。还是那句话,看结果。” “等结果出来,再后悔就来不及了。” “那也没办法,当总是要有人上的。”赵士杰说了句透彻而又悲观的话。 苏晓敏不作声了,赵士杰这句话,似乎在给她一种暗示。类似的暗示,这些天也有人给过她,包括秘书蔡小妮,也无不忧虑地提醒她,凡事适可而止:“市长您尽力了,有些事不是您能左右得了的,顺其自然吧。” 难道真要顺其自然? 唐天忆像个世外高人,只听他俩说,一言不插。赵士杰又谈了些自己的看法,忽然看见唐天忆笑眯眯地瞪着他,便故作惊乍道:“老唐,你怎么不说话,市长都让国际商城难得吃不下饭了,你这个高参却袖手旁观。” “真要我说?”唐天忆怪模怪样盯住赵士杰。 “你看你这人,不让你说我拉你来做什么,白蹭饭啊?”赵士杰这句倒是实话,今天他刻意叫上唐天忆,就是想让唐天忆帮着自己给苏晓敏做工作。说实话,他也不愿意看到苏晓敏被国际商城困住,一个市长让一个项目困住,这事传出去让人笑话。但是不困住又不可能,苏晓敏是一个认真起来接近顽固的女人,这样的女人担任市长,其实是个错误,她会自己把自己逼到死路上。 但这些话他又不便讲给苏晓敏,毕竟,他们还没到啥话都可以畅开说的程度。唐天忆就不一样,有老瞿那层关系,他在苏晓敏面前,就自如得多。再者,有些话,秘书长能讲,副职不能讲,这也是他强迫自己收敛的原因之一。 茅塞一打开,心情顿然开朗起来,这天这顿饭,苏晓敏吃得很开心。 唐天忆感觉到了赵士杰的诚意,这些日子他也一直在想,用什么办法帮苏晓敏跳过这个坎呢?是的,这是一个坎,苏晓敏如果跳过了,以后的路,会顺畅许多,如果跳不过,兴许,她的仕途就让国际商城给挡住了。 这是唐天忆不想看到的一个结果。 “要叫我说,这事到此为止。”唐天忆忽然说。 “到此为止?”苏晓敏和赵士杰同时抬起目光,惊愕地盯住唐天忆。 唐天忆也不谦虚,真就指点起苏晓敏来:“你把它太当回事,它就把你挡住了,不如索性不去管它,反正天不会塌下来。” “你这什么话?”赵士杰不快地反驳了一句,他认为唐天忆这话有点油条。 “你让我把话说完,再批好不?” 苏晓敏递给赵士杰一个眼色,示意他别打断,让唐天忆把话说完。 “你们都把万盛看得太强大了,它能翻得了天?”唐天忆冷不丁就丢出这么一句,这话像一记闷棍,一下把苏晓敏敲愣了。 半天,苏晓敏才像缓过神似的说:“高啊,唐天忆,真看不出你还有哲学脑子。” 人在某种时候,是会被某种事物蒙骗住的,苏晓敏现在的状况就是如此。唐天忆一句话,让她忽然间茅塞顿开,是啊,万盛再强大,它还能翻得了天? 茅塞一打开,心情顿然开朗起来,这天这顿饭,苏晓敏吃得很开心。 有了唐天忆那番怪理论,苏晓敏忽然觉得,国际商城不是个事了,既然向健江点名要让陈志安管,那就让陈志安去管,她索性做个甩手掌柜,站在一边看进展好了。 看有时候比干要好,干时你未必能把许多事理清,未必能从乱麻一样的纠葛中理出头绪,看就不一样。你站在边上,别人的一举一动,都在你眼里,甚至别人的内心,你也能看到几分。而且,除事件之外,你还能观到很多意想不到的风景。 陈志安跟曹辛娜的不轨之举,就让苏晓敏不慎看到了。 那是送走赵士杰一周之后的某个日子,苏晓敏因为在电话中跟瞿书杨吵了架,心情非常糟糕,就想找个人诉诉心中的苦。 一开始她是想找罗维平的,想想,自从上次省城那一面后,她跟罗维平之间,好像断了联系。她拿起电话,怀着一份难以言说的心情打给罗维平,没想,罗维平没接,过了几分钟,她收到一条短信,是罗维平发来的,只有几个字,毫无感情色彩:我现在忙,以后说。 以后说,以后说什么呢?或者,他们有以后吗?这些烦人的问题一古恼儿冒出来,把她的心情折磨得更糟了。 苏晓敏不想继续闷在办公室,想到外面透透空气。她叫上蔡小妮到洪水看看。 苏晓敏跟蔡小妮刚上了车,谢芬芳的电话到了,大呼小叫说:“苏市长,我有急事向您汇报。” 苏晓敏听谢芬芳的口气,以为真有什么十万火急的事,便让谢芬芳到市政府来。 谢芬芳说:“这事不能上您办公室,我一进您的办公室腿就抖,还是劳驾一下市长,我现在在香茗聚茶坊,市长您能出来一下吗?” 好家伙,口气不小,敢让市长出去见她。这就是谢芬芳的风格,做什么事都不按规矩来,不过苏晓敏能理解她,上次在省城,是她无微不至替她照顾婆婆,也是她缓和了她跟婆婆的关系。苏晓敏觉得谢芬芳是那种有口无心的人,虽不拘小节,人却很实在很厚道。 十分钟后,苏晓敏来到位于西城区的老水街,这是东江人专门喝茶休闲的地方。 苏晓敏一眼就望见立在茶坊门口的谢芬芳,谢芬芳穿一件大红T恤,特别醒目。她冲蔡小妮说:“你先回去吧,回头等我电话。” 等进了茶楼,还未坐定,谢芬芳便说:“市长千万别批评我,今天这件事,真不能在办公室说。”

4 高强是苏晓敏来东江后才提拔起来的,之前,建委的一把手空着。“陈杨大案”,卷进去的不只是市委市政府一干人,下面部门,也卷进去不少。原来的建委一二把手,都因在重大工程的招投标中涉嫌收受巨额贿赂,被依法开除了公职。一把手最后判了十二年,二把手好像是五年。建委是重要部门,对一把手的人选,向健江一直拿不定主意,在几个人中间犹豫来犹豫去,苏晓敏一开始也对高强不太满意,当时她在常委会上的意见是,能不能把高强安排到别的部门,建委找个更合适的人来干?向健江无奈地笑道:“就这么多人,你让我上哪儿去找?” 当然,高强最终被安排到建委主任的位子上,还跟另一股潮流有关。“陈杨大案”后,东江有一股风气,凡没被牵连的,不管以前工作咋样,都成了好同志,都应该提拔,安排到重要岗位上去,陈志安就是典型的例子。 “苏市长,国际商城方案,是不是又要重新调整?”高强手里拿着一大撂材料,是陈志安让他整理的那些材料的复印件,他复印了一份,随时准备呈交给苏晓敏。 苏晓敏望着高强,反问道:“你说呢?” 高强讪讪笑了笑,不好意思地答道:“志安副市长让我们重新调整方案,我吃不准,所以……” “所以就找到我这儿来?”苏晓敏今天的脾气真是糟糕透了,按说这句话她不该问,下级找你汇报工作,不管处于何种动机,你都不能挖苦人家。能回答则回答,不能回答,找个借口支吾过去便是。支吾在领导来说,也是一门艺术,比如程副省长,人家这点上就做得很好。 尽管向健江什么态也没表,但凭直觉,他认为,向健江那边,也在动摇了。 唐天忆见状,支吾道:“你先按志安市长的意见办吧,我跟市长有点急事,等我们谈完你再来,好不?” 高强哪敢说不好,躬腰点头道:“好,我先按志安市长的意见办。市长,秘书长,你们忙,我不打扰了。” 高强走后,苏晓敏问:“他开始行动了?” 唐天忆点头,接着又把这两天听到的一些情况汇报给了苏晓敏,包括曹辛娜频频约请东江领导吃饭的事。 “看来,他们是志在必得啊。”苏晓敏叹道。 “其实,这也不是什么坏事。”唐天忆又说。 “什么意思?” “你想想,如果万盛真能把国际商城建好,我们是不是可能腾出更多精力,建设别的项目?” “如果建不好呢?” “不会吧,怎么会建不好呢,他们信心如此之大。”唐天忆呵呵道。 “就会呵呵,我说你啥时也学成老猾头了,明明知道万盛葫芦里卖什么药,还要帮着让我上当。”苏晓敏不满地说。 唐天忆又呵呵了几声,才一本正经道:“你误解我了,其实我心里,也是不同意万盛掺和进来的。当年就是因为他们瞎掺和,商城才一拖再拖。但万盛来头不小啊,凭你我之力,怕是难以阻挡。” “那你的意思是我们把意见推翻,交给万盛去做?” “先等等吧,不急着表态,看看万盛还有什么动静。另外……”唐天忆说到这儿,忽然露出一脸神秘,“这个项目,你也不能亲自抓了。再抓下去,我怕把你陷到里面。” “我倒不怕陷到里面,就怕……”苏晓敏犹豫一会,没把“程副省长”四个字说出来。这些日子,她反反复复考虑的就是这件事,如果她一意孤行,不但会惹恼程副省长,万盛还会把火苗点到别处,那么,她在东江的处境将会很被动。但是,让她就这么放手,她又很不放心。她相信,只要陈志安一接管项目,包括大明在内的几家有实力的企业,都将会被拒之门外。 苏晓敏恨恨地叹了一声。 唐天忆懂她的心思,这些日子,关于程副省长跟万盛的种种传言,挡不住地往他耳朵里进,他所以力劝苏晓敏交出这个项目,就怕在她立足未稳时,被他人暗算。 牺牲一个项目不要紧,但是牺牲掉一个有作为的市长,那就太不值得了。唐天忆为此还找向健江谈过,尽管向健江什么态也没表,但凭直觉,他认为,向健江那边,也在动摇了。 不动摇才怪! 跟苏晓敏打完电话那天,程副省长又将电话打给了向健江,他对向健江远没对苏晓敏那么客气,开口就说:“小向,你下去快半年了吧?” 向健江说是。 他又道:“半年时间,不短了啊,工作理顺了没?” 向健江含糊其辞说了句:“差不多了吧,有些工作也不是一天两天就能理顺的。” 程副省长马上就批评起来:“难道你到东江才一天两天?我说健江同志,你这个态度怎么能行?都说东江的工作难干,我看根本问题不是难干,是你们压根就没打算干。你到东江半年,除了提拔一批干部外,还做了什么?” 向健江无言以对,他还真说不出个所以然,提拔一批干部倒是真的。 “健江啊,年轻同志应该有年轻同志的闯劲,不要学那些没有抱负没有追求的人,一换环境,首先想到的,不是开创性地干工作,而是一轮接一轮提拔干部,这不是省委和省政府期望的。” 程副省长本来就对向健江有成见,当初他是坚决不同意派向健江去东江的,他推荐的是省政府一位副秘书长,后来这位副秘书长去了别的市,不过对向健江,他的成见似乎还没消除掉。 向健江对着话筒,自我批评了一番,然后字斟句酌地说:“副省长,您的批评我虚心接受,请副省长放心,东江的工作一定会走在兄弟市的前头,我们会加倍努力的。” “说大话!”说完,程副省长很生气地挂了电话。 虽然程副省长自始至终没提国际商城,但向健江坚信,这个电话就是冲国际商城打来的,因为那个叫曹辛娜的女人几次请他吃饭,他都婉拒了,程副省长打电话前半个小时,他的秘书,也就是上次把向健江和苏晓敏安排在接待室等了一下午的那位年轻同志,曾给向健江打过一个电话,非常带有煽动性地讲了一番万盛集团在内地投资取得的巨大成绩。秘书最后说:“向书记,这可是只金凤凰,东江一定要把她抓住。” 向健江偏是烦这种拐弯抹角替人当托的人,没好气回了一句:“东江太小了,金凤凰怕是落不下来。” 哪知就这么一句,就惹恼了程副省长。 朱广泉为什么要把银都卖给万盛,四十天后他为什么又跟万盛翻脸?向健江觉得这是一个谜。 挨完训,向健江把陈志安叫来,详细询问了万盛集团的情况,陈志安别的倒没多说,但他讲了一个很关键的细节,原来万盛集团一开始就是程副省长在招商引资中引来的。向健江在心里连连叫苦,原来万盛集团能不能在江东省有大作为,也关乎到程副省长的锦绣前程啊。 意识到这一层,向健江不得不慎重考虑了。 向健江的思维方式跟苏晓敏不同,尽管在很多问题上,他们有共同的意见,也尽管他们都全心全意,想把东江的事办好,但在关键时刻,向健江却有着跟苏晓敏完全不同的行为方式。 在向健江看来,组织原则的最高境界,便是下级服从上级。任何时候,下级都要正确领会上级的意图,并积极贯彻这种意图。思想上要跟上级保持高度一致,行动上更是要一致。从个人角度,向健江不是说对程副省长没有看法,但那仅仅是看法而已,并不能影响到他处理问题或作出决策的态度。 向健江痛苦地思索一夜,第二天突然作出一个决定,他要以积极乐观的姿态,为万盛搭建一个平台,还要尽可能地为万盛排开干扰,清除阻力。 想法虽是有了,但把想法变成事实,得有个实施的过程。让谁去实施呢,向健江想到了陈志安。 他再次将陈志安叫来,让陈志安把万盛到东江的一系列经过包括当初在国际商城中的种种作为整理一份资料,他要依据这份资料,重新调整思维。同时,他也在有意透给陈志安一个信息,至于信息内容到底是啥,不用他明说,陈志安自然会领悟到。 陈志安很快就把资料整理好了,向健江看得很仔细,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 向健江发现一个问题,当初万盛提出重新规划国际商城,扩大建设规模时,东江上下都是持赞成意见的,包括当时已经注册成立的国际商城发展公司,也在几次论证会上签了字,而且当时国际商城发展公司的两大股东住宅办和广泉地产,也都同意由万盛牵头,重新修正国际商城建设方案,并同意国际商城发展公司由万盛控股。也就是说,从那时起,江东万盛中心,实质上已成为国际商城发展公司的第一大股东。可是方案论证通过,光华路实施拆迁后,大约半年时间,广泉地产负责人朱广泉突然对外宣称,万盛进入国际商城公司不合法,不具备股东资格。矛盾因此而生,随后一年多时间,广泉地产和江东万盛中心便陷入纠纷,结果就导致了国际商城项目的停工。 陈志安说,广泉和万盛第一次冲突的焦点集中在万盛的入股资金上,按最初协定,万盛应该在加盟国际商城后,在规定时间内向公司注资7200万元,万盛实际上只注入1200万元。另外6000万元,万盛已经从银行办理了贷款手续,之所以没有落实,还是因为朱广泉。 陈志安交给向健江的另一份资料证实,万盛打算进入国际商城项目前,已经跟广泉地产私下达成一笔交易。如果不是这笔交易,朱广泉也不会答应让万盛进来,更不会把到口的肥肉分一块给万盛吃。可惜的是,这笔交易从达成到毁约,前后不过四十天。 朱广泉在翠烟工业小区还有一处商厦,叫银都商厦,位于翠烟工业小区的黄金地段。国际商城项目立项时,银都商厦建了一半。据说当初为了争这块地段,朱广泉跟另外三家地产商差点打破头,后来还是朱广泉拿到了这块地,并很快动工修建银都商厦。令人蹊跷的是,万盛跟朱广泉接触几次后,朱广泉竟将建了一半的商厦以8260万元卖给了万盛! 朱广泉为什么要把银都卖给万盛,四十天后他为什么又跟万盛翻脸?向健江觉得这是一个谜,但他目前不想解开这个谜。 在国际商城问题上,向健江才有了跟苏晓敏截然不同的态度。苏晓敏是就事论事,没有跳出国际商城这个局部,上升到全局的层面上。但向健江不能,他既要维护上级的尊严和体面,更要调动东江各方面的积极性,同时,还要保障外来投资者的利益,不能因为一个国际商城,就伤害一大批投资者,那样,东江以后还有谁敢来投资? 吸引不了投资者的城市,就是没有希望的城市。 不能再犹豫了,这一天,向健江在光华路市场召开现场办公会,参加现场会的除跟国际商城有关的几家企业和市直有关单位外,向健江还特意邀请了两个人,一个是市人大主任荣怀山,另一位,是工商行行长柳彬。 把向健江跟苏晓敏混为一谈,是个巨大的错误。他们两个,原本不是一回事啊! 请荣怀山来,名正言顺,人大监督一切嘛,既然国际商城如此敏感,那就把一切都摆到明处,让大家看得真真切切,就算将来有了啥闪失,对上对下,也能交待过去。 请柳彬来,向健江是颇动了一番脑子的。向健江怀疑在国际商城几次周折中,银行方面起着某种推波助澜的作用。事实上,现在只要是项目,都跟银行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陈志安在几次汇报中,也有意无意提到了几家银行,提得最多的,就是这位柳彬。向健江决计不主动过问银行跟国际商城还有万盛的关系,他想让银行自己表演。只有自己表演了,才能把最真实的东西暴露出来。 现场会自然少不了曹辛娜,她应该称得上现场会的主人。向健江是第一次跟曹辛娜见面,曹辛娜穿得很正规,身边的叶眉儿也打扮得很得体。曹辛娜大方地跟向健江打过招呼,然后很知趣地坐在了自己的坐位上,目光镇定、坦然,没有丝毫的惊慌和不安,一举一动都透着自信。向健江很欣赏这个女人。 这次现场会,向健江一改温文尔雅的作派,一开口便给人以威慑。他说:“国际商城拖了有六年,如果当时能按期竣工,按期投入使用,怕是两个国际商城也收回来了。现在我们不去追究为什么会拖,我们只考虑一个问题,国际商城到底要不要建,怎么建?” 讲到这儿,他停顿了一下,目光逐一扫过与会者的脸,扫到苏晓敏时,他多停留了一会,似乎想给她一点暗示。苏晓敏这一天仍旧板着脸,其实不是板着,是她那张脸压根就松动不下来。 向健江接着道:“建与不建的问题,我想已没必要再争论。项目已经批了,省上很重视,市委市政府也很重视,我们的任务只有一个,就是把它建起来,建成一流的商城。关于如何建的问题,我强调两点:第一,充分尊重历史。广泉地产、住宅办,还有江东万盛中心,在过去都为国际商城的建设出过力、尽过心,国际商城的建设,还得靠你们三家。至于如何协调你们三家的关系,下去之后,由志安同志负责,拿出具体意见,常委会研究讨论。当然,我们也欢迎更多的投资者加盟进来,但参与的前提,必须符合公司法,符合三家主要投资者的意愿。第二,要排开一切干扰。今天我强调一点,光华路市场必须搬迁,阻力再大也要搬迁,要给国际商城让道。往哪搬,怎么办,建委会同有关部门,短期内拿出方案。当然我相信,方案一定有了,只是还没拿出来见我这个‘婆婆’。” 说到这儿,他笑了一声,似乎有意要缓和一下会场气氛。可是未等其他人笑,他又马上板起脸,严肃地道:“任何想借国际商城给政府施加压力的行为,我们将坚决打击,不论牵扯到任何人,任何单位,都要严肃处理。至于政府拖欠你们的,我保证一个月内全部还清,因拖欠造成的经济损失,也一并给予补偿。” 坐在主席台下的朱广泉脸色一阵发青,这话明显是冲他说的,他没想到,向健江会这么不留情面。 看来,自己把向健江跟苏晓敏混为一谈,是个巨大的错误。他们两个,原本不是一回事啊!

“我就说苏市长大人有大量,她们还不信,说我一定会被你臭骂出去。”谢芬芳说到这儿,咧开嘴笑了。 她这样子跟几天前医院里那个谢芬芳简直判若两人,苏晓敏想,也许这才是真实的谢芬芳。 “好了,我马上要出去,今天就谈到这儿,你也用不着跟我表态,好好干工作就是。” “我谢芬芳绝不是一个给人丢脸的人,多说无用,你就看我的表现吧。”说完,谢芬芳冲苏晓敏躹了一个躬,红着脸退出去了。 苏晓敏掩上门,在屋子里站了好长一会。这世上的事,真奇妙啊! 苏晓敏找大明实业老总曹永明,还是国际商城的事。通过几次接触,苏晓敏认为曹永明是个很有想法且很能做事的人,她对这人有点偏爱。上次他们交谈时,曹永明提出一个思路,将现在万泉建的光华路市场搬迁到建设路,那儿他有一块地,是三年前买的,原来那里是棚户区,最初的想法是改造成住宅小区,等搬迁工作告一段落后,曹永明发现,那里建市场更合适。 光华路市场搬迁后,可以腾出一大片土地,国际商城的主体完全可以建在那里,目前已经规划出的一区和二区,建设它的辅助设施,比如广场、停车场、物流中心等,另外,二区通往地铁广场那一段,将原住户搬迁后,可以建成东江明清一条街。明清时代,东江经济极为繁荣,是整个江东的经济文化中心,兴修明清一条街,不但可以跟国际商城前后呼应、相互拉升,形成真正意义上的大商业格局,还能有效地提升东江城市品位。 苏晓敏来到大明实业公司,曹永明跟他的助手们正在等她。曹永明43岁,但那张脸远比50岁的人还苍老,如今只要出来打拼的人,哪一个不是满脸沧桑? 苏晓敏多少知道一点曹永明的过去,他以前在政府机关,后来不满足现状,跳了出来,在商海里扎猛子,贩过鱼、捕过猎,给人当过跟班,后来又捣鼓车,差点让人把裤子都骗掉。最后才一门心思安下心来,从房地产做起,好在他赶上了房地产业的黄金时期,从帮人做小工程起步,慢慢发展起来,到现在,他的实力已不在朱广泉之下。只是这人比较内敛,没朱广泉那么张扬,再者,他也从不兼什么社会职务,因此影响力要比朱广泉小得多。但苏晓敏喜欢他的沉稳,还有他骨子里那种深刻。 简单打过招呼,曹永明将拟好的方案呈给苏晓敏。这方案是一周前苏晓敏布置给曹永明的作业,让他结合发改委批的方案,再把自己的想法大胆穿插进去,既要创新,更要务实,因为好的创意并非全能实现,必须跟现实条件相结合。 曹永明不愧在政府机关工作过,虽然下海多年,但老底子还在,苏晓敏只看了个开头,就知道,这方案写得巧妙,妙就妙在它保持了官场行文的那种风格。 “行啊,妙笔生花,真看不出你还有这一手。”她由衷地夸奖道。 “市长是批评我吧。”曹永明不好意思道。 “不是批评,是表扬,我看调你去当秘书长才合适。” 两个人说话间,苏晓敏将方案看完了,按理讲,这方案写得要比原来那个强,谈得也具体,但是有两个核心问题,却让苏晓敏犯起了难。一是方案提出要重新组建国际商城发展公司,在原来基础上,新增大明实业等三家股东,这三家公司都在方案涉及的地段享有地权,也就是说,他们各自占据了某一块地段,只有把他们吸收进来,才能有效解决整个项目的用地问题。第二,方案要求出台一系列优惠政策,特别是涉及到拆迁户的安置,政府给政策,由国际商城发展公司统一安置。 上访事件发生后,朱广泉一直对人很客气,但这份客气带着阴险的成分,苏晓敏很谨慎。 后一条,苏晓敏觉得问题不大,只要有人主动承担拆迁户的安置工作,政府出台政策是应该的。难的是第一条,重组国际商城发展公司,政府说了不算,曹永明说了也不算,难点还在朱广泉这里。 “方案是好,可我就怕朱广泉不答应啊。”苏晓敏无不忧虑地叹了一声。 “我也担心这个,不过,只要能保证光华路市场不因搬迁受损失,同时保证朱广泉在国际商城中的利益,我想,他应该能答应。”曹永明说。 “试一试吧,凡事只有试了,才能知道答案。” 朱广泉到底葫芦里卖什么药,一时之间还搞不清。 这一天,苏晓敏主持召开了一次小范围的讨论会,为避免不必要的尴尬,她没让曹永明参加,只通知了住宅办和广泉地产,以及市上几个部门的领导,陈志安和唐天忆也参加了讨论会。 方案是由唐天忆代读的,唐天忆没说拟定方案的是曹永明,只说是按市长办公会议定的程序,由相关部门共同拟定的。 朱广泉这一天倒是来得积极,听得也很认真。等唐天忆读完,苏晓敏说:“方案只是初稿,还很不成熟,今天召集大家,就是想听取一下大家的意见,力求让它更完善。” 朱广泉没急着发言,他把目光投向住宅办主任李长发。李长发咳嗽了一声,道:“市上重组国际商城发展公司,我没意见,住宅办虽是股东,但这些年并没做多少实质性工作,这个股东当得名不符实。再说目前我们资金实力也不足,开发的几个项目都还未竣工,我的意见,重组过程中,我们就不参加了,让更有实力的企业加入起来,把工程建好。” 李长发的话音刚落,副市长陈志安接话道:“长发同志的意见我赞成,我个人意见,住宅办也是退出来的好。” 陈志安最近很神秘,似乎在走一条内敛路线,苏晓敏有意跟他谈过几次国际商城的事,他都是只听不说,好像对这个项目没有兴趣了。苏晓敏却觉得,陈志安最近遇到了什么麻烦。 陈志安说完,苏晓敏没急着表态,将目光投向朱广泉。上访事件发生后,朱广泉一直对人很客气,但这份客气带着阴险的成分,苏晓敏很谨慎。 等几位部门领导发完言,朱广泉才说:“重组我没意见,我也打算退出来,这个项目不参加了。” “退出?”"苏晓敏一惊,她没想到朱广泉会说这话。 “是啊,广泉地产现在也遇到了危机,我想缓口气。” “那……光华路市场怎么办?”苏晓敏又问。 “政府说咋办我就咋办呗,不是一向都如此吗?” 如果朱广泉不说最后那半句,苏晓敏真就以为他要退出来了,可最后半句一出,苏晓敏马上意识到,朱广泉开始跟她出招了。 这天的会议自然没有结果,苏晓敏也不想要什么结果,她就是想听听各方口风,掌握一下各自心理。会后,唐天忆说:“朱广泉这个人,老谋深算啊。” “老谋深算的不只他一个。”苏晓敏道。 “但能左右国际商城的,好像就他一个。” “他能左右得了?” “不信咱们打个赌,过不了三天,他就有新招。” 果然,副市长赵士杰回来的第二天,朱广泉就出新招了。 副市长赵士杰党校学习结束后,去了一趟欧洲,回来又在珠海参加学习班,这一个多月,他一直在外面漂着,东江的情况自然知道的少。一回来,他就找苏晓敏了解情况,苏晓敏将近期发生的几件事告诉了他,问:“你怎么看?” 赵士杰说:“朱广泉这人我打过不少交道,不只是心计多,办法也多,对他,我们是得谨慎。” “都说要谨慎,难道因为谨慎,工作就不干了?”苏晓敏有点不满意。 赵士杰微微一笑:“你先别急嘛,容我把话说完。” 苏晓敏抱以歉笑,最近她的确有些心急,这么多事压在心上,不急才怪。 赵士杰道:“说实话,我担心的不是朱广泉,朱广泉心计再多,也只是玩些小把戏,碍不了大事的,我担心……” “你担心谁?” “说出来你别生气,我担心的是陈副市长。我听说,上次陈副市长去金江,见过江东万盛中心的负责人。” 曹辛娜?怎么又是她? 上次从省城回来,向健江还问过她两次,是不是给香港万盛中心答应了什么?苏晓敏见向健江好像在怀疑她,便没好气地说:“我只是跟她吃了顿饭,也值得大惊小怪?” 向健江让她一句话呛得,差点把要跟她谈的正事给忘了,苏晓敏自己也让这个叫曹辛娜的女人留下了阴影。今天赵士杰再次提起曹辛娜,苏晓敏就觉得,不能不认真思考一下这个女人了。 毕竟陈志安有前科!对付一个有前科的人,曹辛娜还是很有信心的。 也就在同一天,曹辛娜来到了东江,这次她没跟郭栋一起来,只带了一位叫叶眉儿的妹妹。叶眉儿在万盛江东中心担任投资部经理,外出时充当曹辛娜的助理。 两个人先是找到柳彬,柳彬一看到叶眉儿,眼都直了。柳彬这人有两大特点:一是好赌,他跟万盛的关系,还是在赌桌上建立的。二是好色,按柳彬的逻辑,这个世界上,怕没有一个男人不见色动心。 不过,柳彬好色也不乱好,有些女人看上去满身是色,但你是动不得心的,就跟曹辛娜一样,柳彬不是说没动过心,但动过之后还是没敢下手。可是今天曹辛娜带来了叶眉儿,情况就不一样了。柳彬只一眼,便断定这道菜是曹辛娜为他准备的。 柳彬一边呵呵笑着,一边色眯眯地盯住叶眉儿。曹辛娜笑眯眯地说:“彬哥,你再看下去,眉儿妹妹都要逃跑了,瞧你那双眼睛,一来就想把人家吃掉。” “绝对没有。”柳彬讪讪道,其实他还没看够。不过也不要紧,俗话说“既来之,则安之”,他相信叶眉儿飞不掉。 “彬哥,上次说的事,你怎么考虑下了?”曹辛娜终于谈起了正事。 柳彬略一思索,道:“这事目前有些麻烦,辛娜,直接攻苏晓敏这道关,难啊。这人刀枪不入,再者,女人对付女人,就有些难,往常那套用不上。这么着吧,我的意见,还是从陈副市长那儿打开缺口,毕竟他是男人,毛病也不少,容易下手。”

本文由必赢体育app官网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女市长之非常关系